女性之聲>>維權服務>>以事說法

網購仿真槍被判無期 新標准能讓劉大蔚無罪嗎

作者:歐陽晨雨

2018年04月04日 09:49  

個案推動法治進步。從長遠看,立法應當更進一步。


兩年多了,還記得那個四川達州少年劉大蔚嗎?

2014年7月,他網購24支仿真槍,8月被逮捕,並在次年被判無期徒刑。2016年10月18日,福建高院以“量刑明顯不當”,發布再審決定書。據封面新聞報道,今年4月2日,該案再審辯護律師、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徐昕與主審法官溝通,希望盡快開庭。

這起案件之所以再次進入公眾視線,不僅因為法庭判決結果與公眾的普遍認知還存在較大差距,更因為一部最新司法解釋的出台,讓“涉槍”案件的定罪量刑,有了“改進”標准,而之前發生的系列案件,也有了重新檢視的依據。

今年3月28日,最高法、最高檢發布《關於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氣槍鉛彈刑事案件定罪量刑問題的批復》,規定對涉及以壓縮氣體為動力且槍口比動能較低的槍支、氣槍鉛彈案件實行差別化的定罪量刑標准,不隻考慮數量,還應考慮致傷力、主觀認知、動機目的等多方面情節。

顯然,這是一次有標志意義的法治突破。根據最新的“兩高”司法解釋,槍口比動能不再是唯一的定罪量刑標准,致傷力、主觀認知、動機目的等多方面情節,也將成為法庭考量的重要因素。對於網購玩具槍的劉大蔚案,如果綜合評價之,被一審、二審判處無期徒刑的重刑,的確如福建省高院的再審決定所言,“量刑明顯不當”。

審視劉大蔚網購的這些玩具槍,雖然達到了1.8焦耳/平方厘米的入罪紅線,但實際殺傷力,恐怕與真正發射子彈的槍支仍有很大距離。之前被定罪,劉大蔚就很是不滿——“我情願你們用這個仿真槍處置我,如果打死我,我就承認這是槍,如果打不死我請把我無罪釋放!”

再看主觀方面,誠如此案的辯護律師徐昕所說,劉大蔚網購仿真槍從主觀上來講,並沒有犯罪的故意,只是滿足個人愛好。媒體報道也提及,2014年7月,他從台灣網購了24支仿真槍,就是“想放在家顯擺”。

更為關鍵的是,劉大蔚行為的社會危害性並不大。這些玩具槍一入境就被福建省石獅海關緝私分局在泉州某物流公司查獲,對公共安全的危害程度,與通常的走私武器、涉槍犯罪,顯然不可相提並論。

但是,就劉大蔚案而言,想要像之前的王國其案那樣“無罪”開釋,難度並不小。廣東小販王國其買賣仿真槍,2009年被抓,開始被判10年,5年后終於改判無罪。從表面上看,兩者的案情相似,似乎也可以作為參考借鑒。

問題是,王國其的案發時間是2009年10月,此時,確定“射擊木板看穿透力”標准的《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鑒定工作規定》(公通字【2001】68號)尚未廢止。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決定了,遵循有利於被告人的刑法精神,當新舊“規則”沖突時,須按照“射擊木板看穿透力”舊標准,對涉案物品進行槍支認定。而劉大蔚案,適用的隻能是“比動能”標准。

盡管最新司法解釋規定了綜合考量的原則,但槍口比動能的槍支認定標准,並未得到實質性改變。也就是說,一旦超過了1.8焦耳/平方厘米的紅線,無論玩具槍,還是氣槍,都有可能被認定為槍支,由此留下很大的定罪量刑“空間”。在立法尚未根本改變的情況下,以“涉槍數量”巨大,劉大蔚很難洗脫原有判決罪名,只是就酌定情節而言,實際量刑可能從輕。

當然,如果“將個案的審判置於天理、國法、人情之中綜合考量”,再根據《刑法》第13條中,“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的規定,為劉大蔚摘掉犯罪的帽子,可能更符合本人及不少公眾的預期。

個案推動法治進步。從長遠看,立法應當更進一步,不僅應對關於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也應對火藥燃燒為動力的槍支作出合理規范,最為關鍵的就是對槍支認定標准作出科學調整,從而在公共安全和個案公平之間,找到一個更合適的平衡點。

來源:中國青年報

本網站部分資訊(包括文字、圖片等)無法核實原始出處或及時聯系版權方。

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做刪除或通過其他方式妥善解決。電話:010-65103556 65103423
條評論 | 人參與 網友評論
表情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友情鏈接

  • 女性之聲APP女性之聲APP
  • 女性之聲公眾號女性之聲公眾號
  • 享學吧APP享學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