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日记 | 云南巾帼英雄故事

2020-02-01
分享到:

  援鄂日记丨我的脸上留下了“美美的“印记

  1月27日,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25名队员于出发赶赴湖北开展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防控救治工作。

  在25名队员中,6名医生来自医院呼吸科和重症医学科以及感控。19名护理人员均是各科室中选出的技术和心理素质过硬的,平均年龄不超过35岁。

  李明慧就是医疗队员,是该院主管护师,有着丰富的护理经验。

  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安排分为危重患者救治组和普通患者救治两个组。前者12人,进驻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后者13人,进驻咸宁市嘉鱼县人民医院。

  援鄂第四天,李明慧写下日记:

  2020.1.30

  危重患者救治医疗队

  你见过脱下防护衣后的白衣战士吗?她们的脸上留下了“美美的“印记!

  天刚亮,像往日一样,测了自己的体温,问候了远方的家人和战友,互相报了平安!

  踏入医院,穿起战袍,我们立即投入到了一天的战“疫“工作中!

  看到远在嘉鱼的战友们为了方便穿防护服,剪短了几年的长发,内心为之一颤!原来,我们都是如此有魄力!

  援鄂的第四天,始终没有告诉爸妈我来前线的事。中午休息时,接到家里发来的视频通话,怕妈妈看出来,特意用手盖住“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标识,开心的接通后,看到妈妈哭的泣不成声,瞬间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整整三分钟,妈妈没能讲出一个字,她不知道有多少话想跟我说。远在湖北的我很是心疼,也知道爸爸妈妈有多担心,此刻起,爸妈一定寝食难安!

  下午下班回来,再次给家人发了视频,爸爸妈妈依然哭了,但是这一次,他们是笑着跟我说再见的!

  家人都知道了,我反而轻松多了!

  接到先生打来的电话,跟我商量打算把老人、孩子送回老家,因为同样作为白衣战士的他担心下班后把病毒带回家!突然发现,信誓旦旦要打赢这场战“疫“的我,都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还记得来“参战”的那天早上,天黑蒙蒙的,婆婆送我下楼,她哭的像个孩子,从来没见她有那么伤心过,但她并没有阻止我!

  作为我的家人,他们怎可能不担心,但作为“白衣战士”的爸妈,他们也绝对支持我!

  请挚爱的家人、朋友们放心,我们一定平安归来!

  援鄂第四天,一切安好!勿念!

  危重症患者救治医疗组李明慧

  2020.1.30

  援鄂日记丨“只要疫情能控制,剃个光头又何妨”

  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晴

  29日早上,我们留守在咸安区的第六重症医疗组分成2队,其中一组12人,入驻咸宁市中心医院。包括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症组在内的46人,入驻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由李晖任医师组长,钱嫦娥任护理组长,我和省二院的刘萍主任加入了市里的专家组。随后,我们乘车到医院熟悉环境,明确工作职责。下午,正式入驻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队,再次进行了实地穿脱防护服训练。

  令人感动的是,咸安区团委组织了志愿者,为医疗队提供了热情的后勤生活保障服务,将每位队员的盒饭打包送上门,避免队员们聚集在食堂增加感染风险。

  晚餐后,志愿者又为队员们送上了水果及清热降火的药物。我们入住的酒店对面超市的老板娘,听说医疗队员衣架不够,又为我们捐赠了不少衣架,但是都被队员们一一婉拒。

  面对这场疫情,整个咸宁,整个湖北,甚至整个中国都众志成城。人心齐,泰山移,就像当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靠老百姓用小推车推出来的一样,有了各界的鼎力支持,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这场硬仗,我们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我能憋尿”

  昆明市延安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黄成倩刚下夜班不久,就听到了云南省援助医疗队奔赴湖北武汉参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和救治工作的消息。休息时,黄成倩通过微信向护士长李艳请愿,参加下一批医疗队赴武汉支援疫情救治工作。这个25岁的江西妹子说出了4条主动“请战”的理由:第一,自己的专科护理能力全面;第二,自己未成家,且家有兄长,没有太多的家庭后顾之忧;余下的两条理由让护士长李艳哭笑不得,即“我有强大的憋尿能力”“湖北省在江西省隔壁,两地气候大体相似,可以极快适应武汉现在的寒冬天气”。

  很多人不知道,“我有强大的憋尿能力”这个让人忍俊不禁的理由背后,是目前一线医务工作者艰苦的工作状态。据了解,每穿一次标准三级防护服,要严格按照消毒防护程序来穿戴,耗时近30分钟。

  对“前线”武汉而言,时间就是生命,防护服不可能经常穿、脱,这也就意味着不能频繁地上厕所。

  当在新闻报道里看到疫区前线的医生穿上一次防护服4个小时以后才能脱下时,黄成倩心想:在重症医学科工作的自己,经常从早上8点工作到中午12点,期间只喝一次水,只上一次厕所,早已锻炼出了这样特殊的“本领”。于是,“我能憋尿”成为黄成倩主动请缨上“前线”的重要理由。

  “作为一个漂亮的90后女孩,说出这样的话,不怕被人笑话吗?”面对记者的调侃,黄成倩笑答:“作为专业的医护人员,这不是一个笑话,而是责任心驱使下的一种本能。”她告诉记者:“同为医者,看着同行出征,我也想去武汉支援。国家培养我多年,此时不冲锋陷阵更待何时?”

  27日下午,黄成倩还在重症医学科的《集体请愿书》上签了名、按了红指印。这份《集体请愿书》开头引用林则徐的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来表达驰援武汉的决心。

  别人眼里的“小角色”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自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发生以来,昆明市广福老年病医院妇联执委,福海广福社区服务中心负责人李艳萍就主动请缨前往一线工作,在人员少、工作任务繁重的情况下,努力克服身体不适所带来的痛楚,坚持在岗在位,让自己始终保持良好的战斗姿态。

  有人问,你就是一个小小的社区工作者,至于这么拼命吗?她坚定的回答:“我是小角色,可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哪里有疫情,我就应该出现在疫情第一线,因为我始终没有忘记‘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医者誓言。

  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场上,她主要负责辖区发热患者的体温监测、武汉籍人口的身体状况监测及上报工作,要求每天7:30分到岗,按照规定每天三次监测武汉籍人员的体温,并评估身体状况。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她就处在战斗的第一线,要求她除了做好自身防护工作外,还要确保疑似病例不能失去监控,防止感染更多的人群。

  完成高危人群监测工作,回到单位又要参加辖区环境消毒工作。一个体重48Kg,弱不禁风的小女子,要背负着25kg的消毒液穿梭于各小区之间,每天行走近5公里,完成对辖区所属小区公共卫生场所、设施、重点位置的消毒工作,好多居民看到都会主动问候一声:“小姑娘,注意身体,你们辛苦了”。

  每当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看着已经酣然入睡的孩子、窗外已经熄灭的灯火和平静下来的社区,想想社区居民对自己工作的认可,李艳萍心里十分感触:“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牺牲我一人,幸福千万家,此时还有无数的医务工作者义无反顾地奋战在全国各地抗击疫情的战场上,和他们相比,这点付出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来源:云南网 云南共青团 昆明女声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