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兴燚:一只手撑起半边天!
这位独臂女干部成了“全村人的希望”

2020-05-18    来源:女性之声    作者:中国新闻社
分享到:

  五根指头快速在键盘上敲打,录入贫困户信息资料,单手整理脱贫攻坚材料,上山查看扶贫产业种植地情况……

  在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县沙营镇纸厂村,34岁的村委会副主任张兴燚,每天就靠着一只手有条不紊地做着这些工作。

  因车祸失去右手的她,7年前还在因为自卑不敢出门见人,7年后,她已蜕变成为村里发展领头人。张兴燚说:“虽然失去了一只手,只要活着,肯去努力,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张兴燚在刺梨基地查看刺梨长势。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27岁遭遇人生“滑铁卢”

  张兴燚并非天生残疾,2012年以前,她在广东打拼,做过车间普工、文员、业务员、销售管理,月薪上万,结婚后有相爱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

  一场意外事故,让她遭遇人生“滑铁卢”。

  2012年冬天,27岁的张兴燚因怀孕回家乡养胎,2013年初,孩子满月不久她就遭遇车祸。

  张兴燚从车祸中醒来时获知,自己的右臂已被截肢。随后,曾答应过要生活一辈子的丈夫要求离婚,自己要一个人抚养刚满月的儿子。

  再谈起那场车祸,张兴燚说,更多的是释怀,就当是人生的经历。

  手术后的张兴燚,和丈夫办完离婚手续,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母亲每天换着法子安慰张兴燚。但手术费用掏空了家底,还欠了债,张兴燚自身营养跟不上,孩子只能吃奶粉。

  从月薪过万到零收入,巨大的生活落差让张兴燚灰心丧气。“没有收入,小孩的吃喝拉撒都得用钱,当时心里满满都是绝望。” 张兴燚说。

  比生存压力更难克服的,是来自心理上的压力。从医院回到家后,村里有淘气的小孩见到就会指着她说:“你看这个人,只有一只手。”

  异样的眼光让张兴燚在手术后两个月里都不敢出门,因为怕父母亲伤心,她只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悄悄流泪。

  遭遇车祸少了一只手,做手术欠了外债,出了院丈夫又一走了之,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养,生活一度看不到希望。

  然而,家人对她却不断地鼓励和关心,看着年幼的孩子,张兴燚只能慢慢克服心理障碍。

  7年的时间里,张兴燚把孩子抚养长大,还恢复了从容自信,带着当地村民一起脱贫致富。

  村干部将独臂女拉出绝望

  “快点走,该上班了!” 张兴燚对第一天上班的场景记忆犹新。时任纸厂村村主任刘凡武和副支书李孝华来张兴燚家送救济粮,“顺道”将张兴燚拉上车,把她带到村委会办公楼上班。

  原来,发生事故之后,张兴燚因要起诉车祸肇事者,去县妇联寻求法律援助,结识了关岭县妇联副主席罗顺珍。

  2014年,纸厂村村委会需要一名会使用电脑的村干部,当时在纸厂村驻村的罗顺珍考虑到张兴燚既懂电脑,又需要经济收入,也是为了帮助张兴燚摆脱车祸阴影,便向纸厂村村委会推荐张兴燚,希望村委会能让她试试这份工作。

  张兴燚当时特别自卑,觉得只有一只手什么都做不了,迈不出家门去上班。

  村干部们趁着送救济粮的时候,把张兴燚直接拉到办公室上班。正是这一拉,把张兴燚从心中的那道坎拽出来了。

  “能有今天,我很感谢当时来我们家送救济粮的村干部们,遇到这个困境后,他们就是我的一盏灯,为我照亮了前面的路。”张兴燚说。

  为了锻炼手的精准度,张兴燚买了一幅长3米、宽1.6米的十字绣。“绣了差不多一个月,我提笔写字的时候,手就不抖了,不然我就连写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了。”

  到村委会上班后,张兴燚又开始练习用5根手指头敲键盘打字,去的比所有人早,走的比所有人晚。

  “1个多月后,我做纸质档的资料并不比别人慢,而且我还会用电脑。” 张兴燚说这话时,表情上写着满满的自信心。“我读过中专,是当时村里唯一懂电脑的人。” 张兴燚说。

  在张兴燚的努力下,纸厂村最终甩掉了村级数据信息录入工作后进的“帽子”。

  村里的干部慢慢也开始向张兴燚请教电脑办公技巧,她成了村里的“电脑使用培训师”。

  “当时村委会差一个懂电脑的人,就让张兴燚来试试,她在这份工作中逐渐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纸厂村脱贫攻坚指挥长熊国营说起张兴燚,语气中透着赞扬。“她并没有因为失去一只手,就失去了生存能力,说句实话,她干的很多工作,很多四肢健全的人干的工作效率差她差得远。”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带领全村脱贫致富

  哪家有什么困难,张兴燚都详细记录在大大小小的笔记本上,走访村里的贫困户,夏天晒、冬天冻,每天来来回回至少要走4公里。什么时间去领养老金,该领多少,想去哪里上班,工资多少,小孩又不想读书了......慢慢地,村民家里有了问题,都会直接给张兴燚打电话。

  村民秦国仁每次看到张兴燚外出走访,都会远远地和她打招呼。“小张辛苦了,快进来坐。”

  秦国仁说,“小张厉害得很,帮我们解决了好多困难。”

  张兴燚这些年做的工作,村里人有目共睹,村民霍燕春说:“张主任做的工作,我们是没的话说的。”

  从给村干部培训到走访村里的贫困户,到学技术发展产业,再到带领全村脱贫致富,张兴燚都参与其中,带着大家越过越好。

  2016年,纸厂村干部换届时,张兴燚当选为村委会副主任。

  “大家相信张兴燚,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纸厂村脱贫攻坚指挥长熊国营说。

  2017年,当地镇政府号召干部群众积极入股村级合作社参与发展。在大家都心存疑虑时,张兴燚主动去银行贷款5万元入股合作社。

  5万元对于那时的张兴燚来说,是一笔“巨款”,但张兴燚甘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张兴燚只有一只手,天天起早贪黑到处学技术,跑产业,村里哪家有点事,都要给她打电话。谁还好意思偷懒?”纸厂村脱贫攻坚指挥长熊国营说。

  有了扶贫资金和入股资金,纸厂村流转土地,发展种植了1200亩贵龙五号刺梨,以村级合作社带动产业发展,形成产业规模化和集中化。

  “我在外省工作了十来年,知道要发展一个产业,技术、管理都特别重要,光有资金是做不好的,所以刚开始做产业,我们就去学技术、学管理,教大家新型种植方式。”

  村里决定种植发展刺梨后,张兴燚有空就上山查看种植情况,只有一只左手的她常常因走路不平衡而摔跤。

  上山次数越来越多,张兴燚也就慢慢习惯了走山路,再也没摔过跤。“现在一般的人上山,走不赢我。” 张兴燚说。

  白天看产业,晚上回到家还要看网络视频自学种植技术,边学边做,刺梨产业落地以后,为了提高刺梨的存活率,张兴燚主动到别村取经,学到了铺盖薄膜种植的技术,提高纸厂村刺梨存活率到90%以上。

  2020年,山上种的刺梨已经陆续挂果,张兴燚又带领村民新发展了养鱼产业。

  2019年,曾是深度贫困村的纸厂村实现贫困村出列,纸厂村农户获得土地分红60余万元,劳动收益120余万元,村集体经济增加5万余元,贫困发生率从49.8%降到1.59%。

  2020年6月底,纸厂村剩余的贫困户可以确保全部脱贫。张兴燚说,接下来还要把村里的产业做大做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让群众增收不返贫,“这就是我的一个小目标。”

  当爹又当妈 一只手把儿子拉扯长大

  一只手喂奶

  一只手换尿片

  一只手背着孩子去买菜

  ……

  离婚之后,张兴燚当爹又当妈,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到了该读书的年龄,为了让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顶着经济压力,张兴燚咬牙在县城租了房,方便儿子在县城的学校读书。

  张兴燚要在村里工作,便请母亲帮忙在县城照顾儿子,自己在县城和村里两头跑。有一次送儿子去上学,张兴燚想帮儿子拿下书包,却被儿子拒绝了,孩子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听到儿子懂事的回答,张兴燚感到既欣慰又歉疚。

  当上村副主任后,张兴燚顾得了全村上下,却对自己的小家,特别是儿子心有愧疚。“儿子本来就缺少父爱,最需要的就是陪伴,可我也没能给他更多的陪伴。”

  张兴燚说,“孩子心里也明白,我好好工作,他好好上学,才能有我们自己的家。”

  2020年1月份,儿子一年级的期末成绩出来后,张兴燚在朋友圈晒出儿子的成绩单,优秀的成绩让张兴燚特别高兴。

  有了儿子的懂事,张兴燚便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在张兴燚看来,她不仅在为个人的小家奋斗,还能带着更多人一起走向更美好的生活。

  身为母亲,张兴燚一只手撑起双肩上的责任。

  作为一名扶贫干部,她用一只手扛起带领全村脱贫致富的使命。

  “最开始是为了生存而工作,现在是为了肩上这份使命。”张兴燚,好样的!

  资料来源:中国新闻社

  文字:刘美伶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