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家风苑>>城里城外

什么是真正的“贤妻”?

2018年04月08日 16:07  来源:女性之声

婚姻是家庭和社会的总开关,婚姻关系的基石和核心是妻子和丈夫。婚姻中妻子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小雅·常棣》里这样说:“妻子好合,如鼓瑟琴” 。朱自清先生在《房东太太》里写道:“道地的贤妻良母,她是;这里可以看见中国那老味儿。”什么是“中国那老味儿”?遇事有主见、直言劝谏丈夫、内心有才德的女人才配得上“贤妻”的称号。尽管时代瞬息万变, 但一些事物的本质和评判标准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贤妻”的故事或传奇无一例外地给后世以启迪和激励……

山西娘子关长城。中新社发 严向群摄

《新唐书》:乃申法誓众,禁剽夺,远近咸附,勒兵七万,威振关中。

平阳昭公主:统领千军万马为父征战

说到公主,古今中外不胜枚举。公主在我们的固有印象里都是出生时含着金汤匙,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然而,中国封建史上,唯一一个由军队为她举殡的公主就不多见了,她就是唐高祖李渊第三女,唐太宗李世民同母姐姐平阳昭公主。

平阳昭公主才识胆略丝毫不逊色于她的兄弟们。“平阳”是这位公主的封号,而“昭”是这位公主去世之后的谥号。她也是唐朝第一位死后有谥号的公主。这位中国古代第一位统领千军万马为自己父亲建立帝业的公主,是一个真正的巾帼英雄。

《新唐书》记载:在唐高祖李渊起兵前,平阳昭公主与夫君柴绍正在长安,为支援李渊,柴绍立即从小道直奔太原。而平阳公主则在后方进行各种安排。她很快动身回到鄠县(今陕西户县)的李氏庄园,女扮男装,自称李公子,将当地的产业变卖,赈济灾民,很快招收了一支几百人的队伍并以其超人的胆略和才识,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招纳了四五支在江湖上已有相当规模的反隋的义军。当时乱兵蜂起、动荡不安,而女人做主帅本就不易,平阳昭公主军纪严明,令出必行,整支军队都对她肃然起敬。这支军队得到了广泛的拥护,老百姓将平阳公主称为“李娘子”。不仅如此,平阳公主在军事上也大有建树,隋将屈突通就曾经在她手下连吃几场大败仗。《旧唐书》记载:公主掠地至盩厔、武功、始平,皆下之。每申明法令,禁兵士,无得侵掠,故远近奔赴者甚众,得兵七万人。

公元617年9月,李渊主力渡过黄河进入关中,这时他很高兴地看到平阳昭公主已经为他在关中打下了一大片地盘。柴绍与平阳公主平级,夫妻二人各领一军,各自有各自的幕府(指挥部)。夫妻俩兵打一处,很快就攻克了长安。明代文学家、史学家王世贞曰:“夫人城北走降氐,娘子关前高义旗。今日关头成独笑,可无巾帼赠男儿。”中国万里长城的著名关隘娘子关(今山西省平定县东北的绵山上)就是因为她所率领的娘子军曾经在此驻守而得名。

2004年10月4日,江苏省南京市绣球公园内,许多游人饶有兴致地观赏新近立起的“马皇后纪念墙”。马皇后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发妻,被后人称为“天下第一贤妻”。南京流传着许多关于马皇后的传说,该墙详细地记叙了马皇后的故事,引起了众多游人的关注。中新社发 郑晨烜摄

《明史》:后仁慈有智鉴,好书史。后勤于内治,暇则讲求古训。母仪天下,慈德昭彰。

明太祖孝慈高皇后马氏:多谏睿智诤言

在以三寸金莲为美、为贵,妇女皆缠足的元代,女子大脚为当时一大忌讳。但竟有一个女子却有未经缠裹的大脚,她就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原配结发妻子——明太祖孝慈高皇后马氏。

马氏婚后与朱元璋感情深厚,在朱元璋平定天下、创建帝业的岁月里,马氏和他患难与共。据《明史·后妃列传》和《明史演义》记载:马氏的义父郭子兴有两个儿子,因忌恨朱元璋,于是在郭子兴面前说朱元璋图谋反叛。郭子兴把元璋关了禁闭,勒令不许给他饭吃,马氏心疼丈夫,把刚烙出来的饼揣在怀里,偷偷地送过去。朱元璋靠着老婆送的烧饼顽强地活了下来,马的胸口却被烫伤了,留下了永远的烙印。为此,在朱元璋登基后对马皇后一直非常尊重和感激,对她的建议也愿意认真听取和采纳。

对于朱元璋屠戮功臣宿将,马皇后总是婉言规劝,使朱元璋有所节制。时任参军的郭景祥守卫和州(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有人告密说他的儿子拿着槊(一种古代兵器)想杀他的父亲,朱元璋听后大怒,想要杀了郭景祥的儿子。马皇后劝诫道:郭景祥只有一个孩子,别人告密的也许不是实际情况,杀了他恐怕就会断绝郭景祥的后代。朱元璋认真了解情况后,发现他果然是冤枉的。

朱元璋几次要寻访马皇后的亲族封官加赏,都被她劝止。据《明史》卷一百十三 列传第一记载,马皇后在1382年(洪武十五年)农历八月丙戌日(八月二十四)去世,享年五十一岁。朱元璋非常伤心,于是从此不再立皇后。

《红楼梦影》顾太清著(图片来源于网络

《名媛诗话》:才气横溢,援笔立成。待人诚信,无骄矜习气,唱和皆即席挥毫,不待铜钵声终,俱已脱稿。

顾太清:和丈夫读书论道的清代第一女词人

她是现代文学界公认的“清代第一女词人”,晚年以道号“云槎外史”之名著作小说《红楼梦影》,成为中国小说史上第一位女性小说家,她就是顾太清。因顾太清文采见识非同凡响,八旗论词她被赞为“男中成容若(纳兰性德),女中太清春(顾太清)”。

在封建社会,难以数记的女性“养在深闺人未识”,文坛长期由男性统治,女作家可谓凤毛麟角。明末清初,部分大胆的女子走出闺房结社吟诗,抒发自己内心丰富的情感。顾太清就是其中的一员,她曾与当时京师的满汉才女结集秋红吟社,联吟诗词,在中国女性文学史留下了一道闪耀的风景。

顾太清才貌双绝,她嫁给乾隆帝第五子荣纯亲王爱新觉罗·永琪之孙、荣恪郡王绵亿之子贝勒奕绘,诞育了四子三女,其中几位儿子都有很大作为。顾太清婚后夫妇唱和,伉俪情深,婚姻十分美满,乃至“太清”之号,都是与奕绘的“太素”之号偕偶对称,可见两人情笃才高,唱和甚得。顾太清的创作盛期,也是在此时——巨著《子春集》、诗集《天游阁集》和词集《东海渔歌》两部分,共约千首诗词。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部诗词集,也是和丈夫奕绘的《明善堂集》、《南谷樵唱》对称命名的。

《鹧鸪天·上巳同夫子游丰台》

南郭同游上巳天,小桥流水碧湾环。海棠婀娜低红袖,杨柳轻盈荡绿烟。

花艳艳,柳翩翩,断魂花柳又春残,夕阳影里双飞蝶,相逐东风下菜田。

顾太清的词格调超逸脱俗,以《鹧鸪天·上巳同夫子游丰台》为例,这里有淡淡的惜春之情,但更多是对上巳春日充满生机清丽景色的尽情饱览和细细品味。“夕阳影里双飞蝶,相逐东风下菜田”,既实写眼前春景,又暗合他们夫妇相携春游的欢乐,以“菜田”入词,新鲜别致,乡野之趣十足。顾太清在与丈夫的共同读书论道中不断增长睿智见识,丈夫之于她亦师亦友亦情人。太清在夫妇之道上独特的追求,使她摆脱封建时代贵族家庭妇女的狭窄,而具有开明深透的思想见识,这也是她的词在格调上具大家气派的深层原因。

著有《旷代才女顾太清》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菊玲赞叹道:她(顾太清)从这些琐屑的生活中,发掘出无穷的审美情趣,给自己这样的末世贵族妇女留下了具有很强艺术真实感和动情力的“真眉目”。  

(编辑 沈王一)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