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家风苑>>我爱我家

远去了,灶台前的旧时光

作者:王纯

2018年07月10日 10:38  来源:中国妇女报
原标题:远去了,灶台前的旧时光

在朋友圈看到一张老照片:小小的农家厨房里,摆着各式厨房老家什,一位母亲系着围裙在灶上蒸窝头,孩子在灶前帮忙烧火。灶火旺旺地烧着,热气蒸腾,满屋弥漫着温馨怀旧的气氛。一张简单的老照片,仿佛“时光穿梭机”一般,瞬间把我拉回那个遥远的年代。

灶台前的旧时光,充满质朴踏实的烟火味道,是我的记忆中缭绕不绝的风景。

我刚比灶台高一点点时,就开始帮着母亲烧火做饭。那时候,我的手里总捏着一根一头烧黑了的烧火棍,奶奶亲切地叫我“烧火丫头”。奶奶给我讲过《杨门女将》的故事,里面的杨排风就是“烧火丫头”,所以我乐意奶奶这样叫我。

别看我只负责烧火,但我觉得自己使命重大,不能有半点马虎。母亲也说:“烧火可不简单,饭做得好不好,全在烧火上。”时间长了,我摸索出烧火的规律,烙饼时要烧细火,炒菜时要烧大火;开锅之前要烧大火,开锅之后要细火慢炖。我还总结出如何运用各种柴火,麦秸烧出的火是细的,玉米秸烧出的火稍大点,木柴烧起来声势最浩大,再桀骜不驯的食材也会在木柴面前俯首称臣,变成喷香的饭菜。烧木柴蒸馒头、蒸饼子、蒸红薯、炖猪肉,都不在话下。

母亲夸我聪明,不仅做事用力气,还懂得用脑筋,家里一日三餐都离不开我的功劳,我颇有些小骄傲。现在想来,那时候大人让孩子早早参与到劳动中,既锻炼孩子各方面能力,又能增强孩子对家庭的责任感。

在灶台前烧火,对我来说就是个有趣的游戏。经常的,我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父亲拿起一个饼子,转头看我一眼,突然哈哈大笑。我莫名其妙,赶紧摸摸自己的鼻子,父亲笑得更厉害了。原来,我烧完火后经常把鼻子弄得黑黑的,像小花猫。我很奇怪,我这样不是一次两次,可每次弄花了脸,父亲都笑得那样开怀。

渐渐的,我长得比厨房里的案板高了。我不再满足只做“烧火丫头”,我主动要求帮母亲洗菜、切菜、和面、揉面。母亲说,干啥事都得慢慢来,一股脑全学是会抓瞎的。母亲循序渐进,一样样手把手教我。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食材也不够丰富。到了冬天,只有大白菜和萝卜两样蔬菜。即使如此,巧手的母亲也能够把餐桌打点得活色生香。大白菜可以换着花样吃,炒、炖或者做馅。玉米面饼子、红薯面窝头是主食,但隔三岔五也能吃顿白面馒头。简单清寒的日子,在有心人的手里滑过,就会变得丰饶和温暖。厨房里的智慧,就是这样由母亲教给孩子,代代相传的。

我十二三岁时,已经掌握了厨房里的全部技能,可以当仁不让地做农家灶台前的“主厨”了。父母不在家时,我给两个妹妹做饭,她们不仅吃得饱,还能吃得好。大妹代替我做了“烧火丫头”,她把火烧得旺旺的,对我说,姐,炖菜的香味儿出来了,我都流口水了!火光把妹妹的小脸映得红红的,特别漂亮。两个在灶台前忙碌的小丫头,品尝着人间烟火的味道,学会了把酸甜苦辣的滋味酝酿成生活的味道。

多年过去了,我和妹妹们都已经离开了老家。前段时间,母亲告诉我,老家在进行“煤改气”工程,以后做饭也要用天然气了。我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好像面临一场令人伤怀的离别。灶台前的旧时光,像剪影一样,印在记忆中。那些映着火光的日子,缭绕着炊烟的日子,就这样远去了,再也不回来了……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