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维权服务>>以事说法

别让猜疑嫉妒毁了婚姻

作者:余婧

2018年07月24日 15:27  来源:女性之声

这一天,在某市的一个基层法庭里,正在开庭,原告席上是一个女人,被告席上也是个女人。就在这时,法庭的大门被猛地推开了,一个男人突然冲进来,大喊着:“这案子没有我,不能开庭!”法官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和这案子什么关系?”

屡次被试探的丈夫

他叫宋伟,今年45岁,是当地县政府的一个局长,他和妻子白娟结婚20多年,日子一直安安稳稳。直到两年前,他们的平静生活被一位不速之客彻底打乱,从此天翻地覆。究竟怎么回事呢?这一天,白娟家的门被敲得山响,开门一看,是亲妹妹白萍拖着行李箱,见了她就放声大哭:“姐,我离婚了!”原来,就在三个月前,白萍的丈夫态度坚决地告诉她,自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而且现在人家怀孕了,所以必须和白萍离婚,和外面的女人结婚。白萍无奈,只好同意了。

白娟赶紧安抚妹妹:“姐再给你找一个,像你姐夫那样的就没这个胆子!”可白萍却一本正经地说:“姐,你可千万别大意啊!”白娟听了一激灵,接着又听妹妹说了一夜前夫外遇的事,晚上做梦都梦见自己丈夫宋伟出轨了。第二天起,白娟开始留心丈夫的一举一动,打算及早防范。中国有个典故“邻人疑斧”,说的是怀疑邻居偷了自家的斧头,结果就怎么看怎么像。妻子一旦起了疑心,看丈夫也是一样。从前,宋伟经常加班到深夜,白娟只觉得是他工作忙,可现在就觉得有情况,把这担心跟妹妹一说,白萍来劲儿了:“这事交给我,我来帮你试探试探姐夫!”

于是,白萍买了一个新手机号,给宋伟发短信:“宋局长,上次见面您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女人能嫁您这样的男人真是福气啊!”很快宋伟就回短信说:“请问你是哪位?”白萍又卖关子:“我想约你明晚一起看电影,您来了就知道我是谁了。”这下,等了半天没见回信,两姐妹就买了张电影票,快递给宋伟。

那天晚上,白娟在电影院一直等到电影开场,都没看到宋伟的人,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兴高采烈奔出电影院,可等在电影院门口的妹妹白萍却说:“我一直跟着姐夫呢,明明他都到影院门口了,可不知为什么又出来了,难道是发现你了!”这下,白娟心里又纠结起来,决定继续调查。这天,宋伟的司机小刘请假了,宋伟就自己开单位的车来接白娟下班。一不留神,白娟竟然在副驾驶位子上发现一根长发,而自己和妹妹都是短发!她憋不住劈头盖脸地质问:“这头发谁的?”宋伟看了一眼没在意:“小刘女朋友的吧!你还不许人家假公济私一下啊!”面对丈夫的合理解释,白娟压根不相信。第二天就故意找了个机会去问小刘。小刘连连摆手:“公家的车我哪敢带女朋友随便坐啊!”这一听,白娟热血直往脑门上窜,直接就冲到宋伟办公室去了。当时宋伟正在开会,白娟当着二三十人的面就跟宋伟拍桌子:“你还想骗我,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那个长头发的女人是谁!”宋伟赶紧上前想把白娟拉出去:“你别胡说,有什么事回家再说,我这儿开会呢!”白娟这时哪听得进去,冲着所有人大喊:“宋伟在外面养女人!这样道德败坏的人配当你们的局长么?”

此话一出,宋伟整个人都僵住了,他难以置信,妻子竟跑到单位里这样闹事,自己这不给毁了吗!他愣了好一会,猛一转身,走了!司机小刘也在现场,他拉住白娟,急得都快哭了:“那头发是我女朋友的,我怕局长批评才没敢说实话啊!”“什么?”顿时白娟像被人狠狠敲了一棒槌,连忙赶回家,却发现宋伟已经收拾东西走了。宋伟觉得从前温柔贤惠的妻子彻底变了。

无法挽回的婚姻

一周后宋伟毅然向法院起诉离婚,白娟当然是坚决不离,法院遂判决不准予离婚。但六个月后,宋伟再次起诉离婚。白娟没想到丈夫态度如此坚决,最初愧疚的心也渐渐有了恨意。开庭这天,被告席上除了白娟,还有白萍,身份是白娟的委托代理人。这回两人都同意离婚,但说到财产部分却出了问题。宋伟说:“我们就两套房子,一套是我单位80平米的房改房,我住就行;另外一套是前年白娟说要搞点投资,用我俩的积蓄付了100万首付买了个150平的大三居,登记在她的名下,我也不争,但多少要给点补偿款吧。”

谁知,白萍却说出一句让他震惊的话:“那套大房子你们不能分,因为那是我出钱买的。”接着她向法庭提交了一份协议书,上面写着:“白萍出资购买商品房一套,登记在姐姐白娟名下,但产权归白萍所有。”宋伟一听气得喊起来:“胡说八道!绝不可能!”这时宋伟聘请的张律师对法官说:“这套房子登记在白娟名下,又是在双方婚内所购,理应属于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另外本案是离婚案件,第三人对夫妻共同财产提出主张的不应在本案中审理。”法官当下采纳了律师意见,告知白萍另案起诉。

然而,就在宋伟等待判决结果的时候,张律师却突然打来电话:“你用最快速度到县东头的法庭来,十万火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原来这天张律师到县东头的法庭开庭,碰巧看到白娟姐妹,觉得事有蹊跷,就去查了一下,才知道:有个白萍起诉白娟房屋所有权确认纠纷的案子,但被告只有白娟,没有宋伟,于是叫宋伟火速赶来。这才引发了开头所说的,宋伟冲进法庭喊:“没有我不能开庭”的这一幕。

那么,在白萍起诉的这个房屋所有权确权纠纷中,宋伟作为白娟尚未离婚的丈夫,他们的权利义务在这个案件中是一致而不可分割的,特别是宋伟与白娟的离婚诉讼正在进行中,如果白娟与白萍恶意串通,承认该房产是白萍的就必然会损害宋伟的利益。因此,宋伟属于必要的共同诉讼人,有权要求以被告的身份加入到诉讼当中。法官了解情况后宣布休庭,然后书面通知宋伟,将他列为共同被告,参加下次的开庭。

到了再次开庭,原告白萍就说:“我离婚后没有住处,就相中了这套二手房,当时我身份证失了,可房东急于出手,不能等,我就跟我姐姐商量用她的名字买了,首付都是我用离婚时得的钱付的,当时签了这么个协议。”第一被告白娟也抢着说:“我妹妹说的都是事实!”看到姐妹俩一唱一和,宋伟气坏了:“他们这是恶意串通,房子首付全是用的我们的积蓄啊,跟他妹妹没有任何关系。”

宋伟的代理人张律师则提出了三点反驳理由:第一,该房屋在购买时签订的合同是以白娟名义,登记也是在其名下,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二人共同财产;第二,白娟姐妹签的协议没有宋伟的签名,且首付款也是从白娟账户汇出,故白萍出资没有充分证据;第三,白萍明知宋伟与白娟正在离婚,却仅起诉白娟,说明是姐妹俩有恶意串通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嫌疑,鉴于此,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白萍的诉讼请求。最后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原告白萍主张该房归其所有证据不足,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白娟见大势已去,主动要求调解,最终,宋伟得小房,白娟得大房,补偿宋伟100万元。

回首本案,20年的夫妻,如此分道扬镳,白娟是悔不当初。虽然我们承认,爱情具有排他性和独占性,但嫉妒一旦过了度,就会成为致命的婚姻杀手。

法律链接:

《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离婚时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

来源:《中国女性》海外版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