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家风苑>>家风家训

正正派派做人 老老实实干事

——赵地家风故事访谈

2018年09月13日 10:01  来源:女性之声

赵地

全国妇联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

1938年出生,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参加工作,2009年退休。

 

母亲的教诲是无形的家规

善持家 乐奉献

我母亲叫李兴真,出身于书香门第,她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她的爷爷是有名的老中医,她父亲上大学后参加革命,后来被国民党枪杀了。母亲嫁给我父亲后,父亲曾叫她一起去陕北参加革命,但奶奶坚决反对,因为母亲特别能干,是家里的壮劳力,一大家子十来口人的做饭、洗衣、家务全是我母亲一个人承担。1949年西安解放,我和母亲才来到西安与父亲生活在一起,那时有人给她推荐工作,但为了保证父亲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为了孩子们,为了家庭,她做出了牺牲,当了一辈子家庭妇女。我是1938年出生的,直到1949年我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这11年如果不是我母亲任劳任怨,那我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小的时候常有病,有一次发高烧好几天,所有人都认为我活不下去了,母亲没有放弃,请了老中医,才挽救了我的生命。我父亲也赞扬我母亲:有文化、善于思考、善于学习。她对一些事情分析得很有道理。她非常关心时事,过去常常看报纸听广播,现在眼睛不好,最多听听。她今年已经99岁了,头脑清楚,听力好,如果有重大的事情,我还会去跟母亲讲,听她的意见。

我父亲从1985年6月住院到1988年去世,住了3年医院,母亲一直在医院陪护,她害怕我父亲从床上滚下来,就把椅子靠在床边,晚上就在椅子上睡。主任医师张主任跟我说:“你母亲人太好了,要不是她那么精心照料你父亲,你父亲绝对不可能在医院里待3年。”母亲就是用自己的行动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正因为这样的家教家风,我们兄弟姐妹之间相处得很好。我大弟弟的二儿子患肾病多年,常常透析,得换肾。当时我们就告诉他:“赶快找肾源,经济上我们大家支持你。”当有了肾源动手术后,我们其他兄弟姊妹4个主动给他凑钱。宁可自己紧点儿也要把孩子救过来,这就是长期以来家庭教育的结果。

善心待人手留香

我母亲对人特别好,处处替别人着想,凡是与她接触的人都这样说。我们家兄弟姐妹多,亲戚朋友也多,说不定谁会什么时候来家里。当母亲一看饭做得少了或者来人了,肯定会说:“今天中午饭吃得很晚,而且吃多了,你们去吃吧,我不饿,不吃晚饭了。”

母亲还特别善于帮助人,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南方的女同学,看到我脚上穿的母亲做的棉鞋特别好,她太喜欢了。我回家就跟母亲说了,母亲说:“那我给她做一双。”她让我把同学的脚量一下,就给我同学做了一双棉鞋。

我刚调到全国妇联的时候,还没有固定的车,有时候到母亲那里去,无论哪个司机只要到我家去,母亲马上把好吃的全拿出来。他们只要到过我家一次,就会说:“哎呀,赵书记,你妈真好!”她和周围的人也相处得很好,现在她住的地方,和邻居两家的墙都没封,像在一个院一样。我们兄弟姊妹如果有人带给母亲东西吃,她总是尝一点儿,把其余的留给其他的兄弟姐妹,或者给第三代、第四代留着,等他们来了吃。

勤俭节约 薪火相传

当年,我父亲一个人的工资要供全家8口人(包括我爷爷),而且家里经常有亲戚来,所以母亲很节俭。除了父亲的中山装是专门请裁缝做的以外,我们全家人的衣服、鞋子、袜子(底),都是母亲做的。我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有穿过买的鞋,所有的棉鞋、单鞋,全是母亲做的。她的那种勤劳、节俭、朴素对我的一生都是很有影响的,我现在穿的一个褂子还是34年前我在省委工作的时候穿的。中学时,我做了一条蓝色的裙子,几年以后颜色褪了,我一看背面还挺好,就把它反过来穿。这些都是母亲的勤俭节约的作风对我的影响。这些年变化很大,人们逐渐富了,但我觉得勤俭节约不能丢,咱们国家总体上不富裕,还有很多人未脱贫,所以咱们现在考虑事情不能光看自己的小家庭。当然在具体做法上,可以有所改变,比如看到有些吃的东西坏了或过期了,为了健康,该扔就扔,以后买的时候注意少买点儿,可别过期了。勤俭节约的精神还是要保持下去的。

传播文明家风从习惯培养入手

我们好多的习惯都是母亲培养的。从小母亲要求我们几个孩子都要干家务,不许剩饭,严格规定我们的睡觉时间……母亲还给我们讲了一个家风流传的事情,我们都记得很清楚。母亲小时候背着她妹妹在外面玩,从土里踢出来一个带把的小刀,她高兴地把它捡起来拿回家,让她母亲看。她的母亲告诉她:“你怎么捡回来的,还怎么把它送回去。”就是告诉母亲,不是自己的东西绝对不许往家带。母亲告诉我弟弟妹妹,再爱玩的东西,从哪儿拿的还放到哪儿。我儿子小时候我也给他讲这个故事。

患难之情 心存感恩

“文化大革命”时,受父亲牵连,母亲被赶回农村老家,给她挂一个地主婆的大牌子批斗她。当然也有人同情她,帮助她,支持她,使她熬过那10多年时间。直到现在,她还不忘当年帮过她的那些人,想看看他们。前几年,我们和妈妈一块儿回村里两次,她那时都90多岁了,趁国庆假期(正好又是中秋节),我们带了很多月饼、围巾、毛衣等回到村里,当年只要对她好的人,都要到人家家里去看看。有一个当年对她特别好的人病了,她还给了人家一些钱。有一年,一个对她挺好的大婶,领着孩子来北京了,就住在母亲家,我用了两天的时间陪着到各处参观,走的时候母亲还给她带了好多东西。母亲教我们懂得感恩。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在开封工作时,有一次与爱人同时出差,孩子没人管,我们厂里的工人师傅两口子,人特别好,他们的孩子和我的孩子都在幼儿园,他们主动提出帮我照顾,在他们家吃和住。那时候粮食紧张,我给人家粮票、钱,人家都不要。后来我到省委工作以后,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让我孩子带些东西,去看望他们。

父亲是我的人生导师

教子千方勤刻苦 不怕困难当自立

父亲对我影响也是相当大的。他帮助我,在关键时候提示我。小时候,父亲就告诉我,一个人这一辈子不要靠别人,不要搞特殊化,一切都靠自己,要有自立能力。我家原来在学校附近,在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家搬到我父亲工作的地方了。从新搬的家到我上学的地方走路得一个多小时,我也不便转学,父亲就把我留到原来的住处,除了星期天回家和家人团聚,剩下时间让我一个人住。所以,我从小就养成了独立生活、不靠别人的习惯。

上中学时,父亲跟我说:“你从小就要有一个远大的志向,不能混日子,将来要做一番大事业,使这一辈子过得有意义。”他让我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把一切献给党》等书。这些书对我的教育很深刻,特别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那段话,对我影响特别大,那时我已经有了刻苦努力、不怕困难的勇气。

上大学时,我和父亲说:“学外语搞笔译还可以,但听和说太难了。”父亲犹豫半天,跟我说:“世上啥事容易,你说二万五千里长征,容易吗?你说从新中国成立,咱们建设社会主义,容易吗?咱们不说大的,就说你妈把你们几个带大,容易吗?”他说在咱们共产党人的字典里,就不应该有“困难”两个字。这个给我的印象特别深。以后我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想我是共产党员,共产党人的字典里就不应该有“困难”两个字。

爱国常怀赤子情 报国常思谋“四化”

1983年3月,中共河南省委机构改革,我进了班子。到省委后,刘杰书记找我谈话,说让我分管组织工作,我当时就紧张了,我说我是个技术干部出身,比较简单,干什么都行,就是没做过管理人的工作。河南是个大省,干部情况很复杂,我管得了吗?刘书记说:“省委反复考虑,你干最合适,就以‘简单’对‘复杂’吧!”到北京开会时,见到父亲,我就把自己不想管组织工作的想法告诉他,他想了想说:“那你就给组织写个报告,说你不愿干组织工作,现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三种人’正想当组织部长抓人权呢!你不干让他们干吧!”听了父亲几句话,对我思想震动很大,从此再也不提自己不愿干组织工作的事了,而是虚心学习,研究规律,竭尽全力做好组织工作。这就是父亲在人生关键时候教导我想问题不能以自己的爱好为依据,而是首先要考虑党和人民的事业。父亲曾写过这样一段话:“革命的事天天去做,复杂的事细心去做,重要的事安心去做,不懂的事虚心去做,将来的事准备去做,大家的事带头去做,别人的事帮着去做,自己的事抽空去做。工作繁忙细致些,遇到问题冷静些,处理问题慎重些,碰到困难坚强些,了解情况全面些,待人接物热情些,受到刺激忍耐些,工作方法灵活些。”这些话写得好,特别有道理,他自己是按照这些做的,教育我们也要这么做。

1985年3月,我到北京开会,他跟我说:“要明确工作的目标,心中有全局,一切工作,都是围绕着四化建设,要服务四化建设,必须有理论准备和实际经验……对人对事都要公道、正派。”1986年10月,我到北京医院去看父亲,讲了自己在省委工作的情况,他听后说:“一是整体的指导思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党的事业,为人民群众多干事,办好事,为四化贡献力量。人能力有大小,但要竭尽全力,提高能力。没有私心,不整人,办事公道正派,对干部一视同仁,不搞以权谋私、拉拉扯拉、团团伙伙的事情。什么时候都光明磊落,心地坦然,对得起党和人民,工作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尽力干好,能上能下,随时准备让贤。二是认真学习理论,提高水平,深入实际锻炼,经常注意学习新东西,开阔视野,多方联系群众,永远生活在群众中,每天再忙,一小时的学习要坚持,工作再多,下基层的计划要完成,根据条件多去外地学习,接触新鲜的东西。三是日常工作中,多听、多看、多思、多做调查研究,特别是一些重大问题,周密思考,分析后再发表意见,要谨慎,不要道听途说,不要随便表态,说话要有根据,批评要注意政治,遇事不能简单急躁、沉不住气,要度量大,肩膀硬,不受不负责任的舆论闲言碎语的影响,要深思熟虑。”父亲跟我谈了以后,我结合自己的工作,认真思考,觉得对我帮助很大。

父亲1985年6月住院,8月份病情一度严重,病危通知书都发了,但是他全然不在乎,他不想个人的私事,一心还在想工作。他关心我们河南的山山水水,贫困面,黄河治理,矿藏开发,农作物结构调整,科技教育文化发展,班子建设,党的队伍建设,干部队伍的状况……他用微弱的声音教育我,要扬长补缺,用知识武装自己,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多下去调研,补上自己基层工作经验不足的短。他知道我的不足,没有主持过一个县里的工作,缺乏基层工作经验,要我补上这个不足。要多想多了解情况,组织工作是全局工作的一部分,要为全局服务,做组织工作的人贵在正直,为党用人,要多想大事,及时总结工作中的问题、心得、体会、经验,办事要有条理……他让我办完公事就回去,不要因为他而耽误工作。从他身上我看到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形象,我永远以爸爸为榜样,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我总觉得我之所以能够在河南挑得起这副担子,与我父亲这样的教育和引导有很大关系。

我做人做事的态度

干一行 爱一行 专一行

我始终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不解放我肯定活不到今天,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提供的医疗,治好了我的病,给了我生命,所以我要忠于党,忠于人民,这也是回报也是感恩,也是自己的觉悟。工作中我从不挑三拣四,组织无论给我分配什么工作,我都愿意干,尽快熟悉,努力学习,越干越喜欢,调我走的时候我都舍不得走。

1957年高考的时候,我被西安航空学院录取了,入学之后,西安航空学院、西北工学院与南航一部分合并为西北工业大学,我在航空发动机系。1960年,成立新的专业,从各系选调一些人,我被调到火箭发动机系。1962年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国防部五院三分院101站,这个站主要是搞火箭发动机的试验研究。刚开始把我分到非标准设计,有个同学被分配搞试验,不愿意去,我说跟组织说一下,咱俩换换,他说了后,这个同学就去搞非标准设计,我就去搞试验了。搞试验这几年挺好,在“文化大革命”之前我和我爱人都成了单位的骨干,都已经是不同工程组的组长,独立指挥组织试车。

“文化大革命”开始,我父亲成了陕西最大的走资派,被关押批斗。我也受牵连,我爱人又受我牵连,1971年9月,我和他被七机部处理到河南开封。在开封汽车发动机厂,白天我就好好干活儿,晚上看书,什么派系都不参加。虚心向工人学习,和工人的关系也很好,第一年就当选为先进工作者。我跟他们说:“我政治条件不合格,你们不要选我。”工人师傅特朴实,他们说:“我们不管别的,你干得好我们就选你。”以后,我每年都是厂标兵,厂里各工种,从木工到锻造、翻砂铸造,车、钻、装配……我基本都干过。

粉碎“四人帮”后,1980年按“四化”方针选拔干部,我爱人被选为副厂长,我被选为开封市科委副主任,后又被选为开封市副市长。1983年年初,省委机构改革时进省委常委,任组织部副部长,1984年省委换届,任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直到1990年任全国妇联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1998年任全国人大常委,内司委委员,干了两届。我从1980年改行到现在,做党政工作已经37年了,在工作中,我归纳了8个字:学习,实践,思考,创新。实践不仅是调研,还要自己动手,思考不足的地方,然后总结,进而创新。我在做领导工作期间,就是按这个来做的。

人凭正气立乾坤,牢记正人先正己

我们兄弟姊妹从没有觉得自己是干部子弟,有什么优越感。干得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干得不好,自己总结经验,不要动不动跟家里联系起来。1983年初,我作为年轻的技术干部进了省委,但我自己并不知道此事。后来听我父亲说杨拯民(杨虎城的儿子)碰到我父亲问他:“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在河南,是不是叫赵地?”他说:“对啊!”杨拯民跟他说:“这次河南省委班子改革调整,一个叫赵地的女性进常委了,是不是你女儿啊?”我父亲愣了半天,说不知道啊!那时候我父亲已经是国家劳动人事部部长了。我父亲回单位一看刚来的文件真的有,他也不知道是我,还觉得有可能是与我同名同姓的人。

1983年的3月份到90年代初,我觉得我在河南省委组织部那一段,整个的党风总体来说比较好,风气还是比较正的,在这七八年里,我没有以权谋私。包括在我爱人提拔的事情上,他在省科委工作,当时是科委委员,干得挺好,后来听说他们单位想报他担任科委副主任。我就把科委主任找来,问清情况,建议他别提我爱人了,因为我当时是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如果提他,别人就会认为我以权提拔自己的爱人,对党的事业不利。我回去和我爱人说此事,他非常理解。

我曾在全国妇联分管过公司经营,我们当时要了一个上市指标,很多公司都想要这个指标,我们看了很多材料,经分析比较和书记处讨论研究,最后给了西安的一个企业。我们的一个公司也加入里面,当时公司上市,我去要点内部股他们不会不给,可是我觉得这个绝对不能干,而且也和搞三产的其他几个人说,任何人都不准干这个事。不考虑个人得利,什么时候腰杆都是硬的。

别人找我帮忙的事儿,我能办的事儿,符合政策,我都尽力去帮忙。可是我这个人不许愿,根本不行的或是违背政策的,那我坚决不办,而且当时就非常清楚地说明,我不拉帮结派,我不受贿,不行贿,什么时候都是坦坦荡荡的。

德仁早立 孝悌先行

中国讲孝顺,就是不仅要孝,还要顺。我们姊妹5个可以说都很孝顺,我妹妹跟我妈住一起,她特别孝顺老人。她给我妈买了一件衣服,我妈把她说了一顿,母亲觉得她这么大年纪了买这个浪费。我说的“顺”不是说失掉原则的顺。比如她说不让买衣服,但她确实需要换件衣服了,我就变个法给她,可以说:“昨天我的一个好朋友给我买的一件衣服,我穿着太大了,你穿着正合适,颜色也深一点,我还是想穿更浅一点的,搁那儿不就浪费了,你这衣服也早该脱下来了,换上吧。”这样老人容易接受。母亲老了,年龄大了,不能受到刺激。

我受家规益 家规育后人

我家里没有成文的家训、家规。父母用自己的言传身教教导我们正正派派做人,老老实实干事。我觉得我们家是和谐的、友好的、互相支持的。

我孩子今年已经48岁,特别懂事,他上小学时,我们夫妇还在开封汽车发动机厂工作,天下雨了,他放学早,就给我们送伞来。他上中学时,放学比较早,我们俩在省委、科委上班,工作忙,都还没有回家,他就把菜给我们炒好,把饭做好,还拿碗给盖住怕时间长了凉了。一直到现在,他只要回家都要做家务。看见我饭还没有做好,他马上就洗手做饭,看见菜没炒,就马上来炒菜,看见蒜还没剥,就赶紧剥蒜。吃完饭,他就来洗碗,有空就这儿擦擦那儿扫扫,把乱的地方整整。我觉得这种家风就是由老一辈这么传下来的。

我跟我儿子和儿媳妇说,党有党规,国有国法,你们是党员,你们一定要按规矩办事,一定别出了大框子,在框子里边,越活跃越好,越有创造越好,可是出了框框的事儿你们千万不要干。

我觉得一个人不管出身如何,都应该受到一些正确的教育,而且教育得从娃娃抓起,要引导他们老老实实、正正派派做人,实实在在干事,要有理想、有抱负,要为振兴中华贡献自己的力量。只有这样,咱们中华民族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方面家庭也得教育,学校也得教育。所以,好的家风就特别重要。

访谈员后记

我的访谈对象很健谈,与她的交流令我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她从家庭、学习、工作、生活方面娓娓道来,亲切而真诚,其中不乏对家风家训传承的独到见解与思考,令人受益良多。她秉承了母亲潜移默化的孝老爱亲、诚信友善、勤俭持家、乐于助人和父亲谆谆教导的志存高远、刻苦自立、光明磊落、廉洁奉公的家风,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又将这些优秀家风传递给了自己的子女。良好的家风家训是一个家庭宝贵的精神财富,我有幸能将这样一个传承着宝贵精神财富的故事呈现给读者,希望承载着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家庭美德在更多的家庭间传递。

访谈时间:2017年5月23日9:00—11:00

访谈地点:受访者家中

受访者:赵地

访谈员:刘朝辉(中华女子学院教师)

整理者:李清宇(中北大学硕士)

来源:《回望· 聆听 全国妇联离退休干部口述家风故事》

           中国妇女出版社出版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