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家风苑>>家风家训

自强奋斗立家门 爱国奉献展家风

——冯淬家风故事访谈

2018年09月21日 14:59  来源:女性之声

冯淬

全国妇联原书记处书记

1940年出生,196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3年参加工作,2009年退休

父母的影响:自强自立、刻苦学习

女孩儿当自强

女孩儿当自强,是母亲对我最大的影响。

母亲1914年出生在北京的一个小业主家庭,17岁参加革命。家中5个姐妹,她是老大。那个时代女孩儿受歧视,母亲有了强烈的自强意识,从小立志要好好奋斗。1931年,东北沦陷,母亲在古北口参加了吉鸿昌的抗日队伍。母亲还参加过“一二?九运动”,被抓到监狱里去,受过刑。

母亲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女性要自强。不说委屈,不叫苦,不自强就会被社会瞧不起,只有自强,自己能干,把生活支撑起来,才能立足社会。

我在师大女附中上学的时候,学校的传统也是女生要自强,同学之间互相影响。有一种女生要靠自己的使命感,敢和男生比,功课要拔尖,体育也绝对不差,政治运动要冲在前头,我们从来没有觉得女生不行。

当然这也和20世纪50年代那个催人向上的大环境有关,当时我们刚刚推翻国民党统治获得解放,整个国家的人都是比着干,都是欣欣向荣的。这种自强自立的精神让我终身受益,推动我前进。

努力学习、刻苦读书

努力学习、刻苦读书是父亲对我最大的影响。父亲搞宣传工作,是个文化人,他喜欢读书,也读了很多书,是我的榜样。平时,父亲要求我们好好学习,让我们注重中国的古典文学,还亲自抄了100多首中国古诗让我们背诵。

父亲来自农村,在湖北黄冈参加革命,后来从延安到了佳木斯。解放战争期间,他随部队南下,参加解放全国的战斗并接管新解放的城市,之后就留在广州工作。我随母亲留在北京上学,同父亲接触较少。但是父亲很关心我的学习,买了许多关于文学、科普的书还有字典之类的给我,鼓励我努力钻研,因此,我很早就懂了“知识就是力量”的道理,在学校一直努力学习,成绩很好。

父亲活到了100岁,他90岁左右的时候,我也快退休了,我们的联系多了起来,基本每年都去广州看他。他那个年纪还在起早贪黑拿着放大镜,孜孜不倦地读书。他给我们讲要注重中国历史,特别是中共党史,因为他那一代,经历太多了,经历的变化也太大了,他还送给我们一个字,“悟”,让我们好好悟一下国史和党史,中国走到今天有什么成就,有什么教训,为什么成功,为什么经历挫折,催促着我们看了很多书。

一种自立自强的精神,一种活到老学到老的实践,是我迈进人生的启蒙,也是我一生的支撑,或许这也可以说是父母留给我的家教、家风。

社会的教育:爱国、敬业、守纪

我出生于洛阳,在延安长到6岁。1946年随父母离开延安到了东北佳木斯,母亲做教育工作,父亲在新华广播电台工作。

革命集体是我家

父母忙工作,无力照管孩子,就把我和弟弟送到哈尔滨刚建成不久的东北民主联军南岗干部子弟学校,孩子们集中在那上学,由国家来照顾。后来我到沈阳上育才小学,到北京师大女附中读中学,再到外国语学院上大学,除了高中3年,整个读书期间都是住校,所以我跟家里人待的时间很短,和家庭的接触有限。我成长的环境都是跟老师、同学、集体一起的,用老伴儿的话说,我是在革命集体里长大的。

因此我的集体观念比较强,家庭观念相对较弱。衣服、鞋帽都是发的,饮食也是大家一样,从不攀比,所以对东西也不大有什么“你的、我的”这种概念。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老师找我和弟弟妹妹,说:“你们的爸爸给你们寄来了一盒吃的东西,打开看看。”其实就是葡萄干,当时没见过这东西。老师问我们:“你们一人抓一把,其他的给生病的小朋友好不好?”我当时想都没想要全归我们,就说“好”,然后我抓了一把,弟弟抓了一把,妹妹抓了一把,剩下的给了生病的小朋友,我们根本没觉得这是属于自己的。

当然,我一定也分享了不少其他同学的父母专门寄给他们的东西,有时,我还很自然地请求别人的父母把自己和弟妹接回他家去过周末,一点儿也没想过合适不合适。

如此等等,自幼的集体生活使我在融入社会的时候,在观念和习惯上,家庭小圈子这道“门槛”比较低,甚至没有。

种下爱国的种子

在我读书期间,特别是中学期间,思想教育的大环境是向苏联学习,向革命英雄学习,这培养了我的爱国情结和献身精神,影响了我的一生。那时,我们看的书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刘胡兰的故事》《把一切献给党》,等等,对我影响太大了,好多内容都可以背下来,书中的人是英雄,是学习的榜样。20世纪50年代,卓娅的妈妈来我们学校访问,我很荣幸地作为少先队大队长给她献红领巾,感到非常光荣。

抗美援朝期间,我们热情百倍地和志愿军通信,操场枣树上面的枣也被我们摘下来送给志愿军。后来,志愿军还给我们送了用美军的炮弹壳做的花瓶,子弹壳做的笔,被陈列在学校的红领巾之角。

每年的五一、十一游行,我们一大早就从西单步行到天安门附近集合,没有谁喊过累。有一次,我们放鸽方队拿着鸽子要在天安门放飞,天下雨,我们用手绢包上鸽子,鸽子脚上都捆着彩带,彩带湿了,弄得我们浑身上下都是颜色,但大家不在乎,只要保护好鸽子别淋湿,保证行进到天安门时能顺利放飞就好。晚上还到天安门广场庆祝,跳集体舞,大学生们从海淀那边赶过来,一直跳到半夜广场灯灭了,再走回学校,一路边走边唱。

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自己的青春岁月,热情、向上、爱国、奋斗,甚至不惜牺牲自己。我们从心底热爱新中国,对祖国充满了希望,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追求和梦想。前途是什么?理想是什么?那就是祖国的需要!

周总理的教诲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外交部工作,受益最大的就是周总理对外交干部的指示要求:站稳立场,掌握政策,熟悉业务,严守纪律。可以说,我的一生始终把这16个字作为我的座右铭,是我工作、做人的原则。

站稳立场,就是不管什么时候,我代表的是国家,是为国家工作,国家在我心中。为了国家利益,要敢于拼搏,甘愿贡献一切。

1999年6月初,我出席联合国的一个妇女人权国际会议。会议要发表主席声明,总结一年来各国妇女人权维护的现状,主席念完初稿,征求委员的意见。我一听就觉得不对头,因为北约对南斯拉夫将近2个月的轰炸刚刚结束,国内外都在游行抗议,可声明草稿中却只字未提,当场也没有一个委员吭声。这时,我马上站起来说:“我不同意这个声明稿!5月底之前,北约对南斯拉夫实施了2个月的轰炸,那里人权受到最严重侵害的就是妇女和儿童,还有我们中国的两名女性和一名男性被炸死,为什么声明里不讲北约发动的战争对妇女人权的危害,这个稿子好像那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必须要加上,这一年来对妇女和儿童人权侵害最严重的就是北约轰炸。”我说完话,会场一片寂静。其实,与会委员们都明白这个理,只是面对强势的美国和北约,他们选择了沉默。随即全体休会。最后决定,每年一度的主席声明当年就不发了,被我打掉了。偶然间,我发现自己位子上多了一个小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非常感谢你提出这个问题”。更意外的是,署名者竟是委员会一位来自北约重要成员国的资深委员,连她也敢怒不敢言。这使我深为感动:我捍卫了祖国的利益,也捍卫了正义和良知。

外交,是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的复杂斗争,随时都要面临对我国尊严和利益的侵害,每到这种情况下,我总能深深地体会到,我的工作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我的国家。当时如果我害怕孤立和反对声音,不吭声,犹豫间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但是站稳立场的自觉要求我随时准备承担,因为祖国在我心中。

掌握政策,是外交工作和在外待人处事的关键。不是一遇到别人对中国有意见,就沉不住气,有些人要争取,要沟通,要交涉。在什么情况下需要交涉,怎么交涉,是批驳还是理性对待,是置之不理还是发声,都需要掌握政策。和别国外交官打交道,在会上遇到污蔑,我一定要驳斥他,但会下我们就要沟通。通过沟通,让他们逐渐了解中国,知道我们是怎样的生活,怎样的思维方式,怎样的实际情况,他们会觉得我们是讲道理的,说话做事是有根据的。

熟悉业务,就是要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负责的工作要越干越好,越干越专,越干越有兴趣。我曾做过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具体工作,编了一大本联合国每年投票情况的表格,从1964年到1970年,对中国恢复席位,各国哪些支持,哪些反对,哪些弃权,哪些从弃权到支持,哪些从支持到弃权,都要做到心中有数,而且要分析原因,从反对到弃权说明这个国家跟中国的关系可能要松动,有些跟中国建交的国家反倒弃权了,表明这个国家可能是受到他国压力不敢支持了,等等。各行有各行的业务,各岗有各岗的职责,我们就是要精通自己的业务,为国效力,为人民服务。

严守纪律,作为外交官,一定要讲外事纪律,最重要的是保守机密的纪律,还有请示汇报的纪律。我作为党员,作为党培养这么多年的干部,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任何身份下,不论为官为民,我都要这么做,党的责任重千斤,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是最基本的原则,也是一种约束,更是一种思想自觉,行动自觉,在我心里要牢牢把握住纪律这条线。

我在外交部工作了30多年。后来到全国妇联,离开领导岗位后,到中国女企业家协会,也是负责外事工作。总理的这十六字要求,我老老实实践行了一辈子,不敢说践行得好,但它们由习惯成了我的性格。20世纪60年代,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以后,它们同父母对我的影响,学校和社会对我的教育一起,成为我的家教和家风,维系着小家庭的和睦向上,助力着两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以身作则,循循善诱,潜移默化立家风

学会做人

我26岁生了女儿,29岁生了儿子。老伴儿是搞教育的,对孩子的要求很严格,但也很慈爱。我们觉得,对孩子最重要的教育是人格方面,要让他们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知识就是力量”,只有会做人,知识才会成为正能量。

教育孩子,我们没有成文的家训,只有一个让他们过得更好、更有出息的心愿。我们从最基础的事做起,首先让孩子尊敬长者,有礼貌,讲诚实信用。对长辈,要从心里尊敬,见到比他们年长的人一定要打招呼,这是做人最起码的规矩。

其次是热心助人。过去,周末我母亲把幼儿园里父母出差不能接回家的孩子接到自己家,我们也这样。同事要出国,女儿没人带,孩子想到我们家,但同事觉得我们家人多房子又小,很为难地向我们提及。我们就主动欢迎,把孩子接过来,3个孩子挤一间小屋子,非常高兴,同事放心了,我们也很欣慰。所以,当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在同事或者朋友求助的时候,要想到别人的困难,尽量给予帮助。

同时,为了纪念我的母亲,我和弟妹三人用退休金成立了奖学金,资助中华女子学院的学生,到现在已经10年了。

在我们的影响下,两个孩子对身边人也是能帮就帮。女儿、女婿在美国给几个国内同学的孩子做监护人,和爸妈一样。人们对孩子留学美国都很关注,女儿就写了二十几页的材料供别人参考。儿子、儿媳从事医药行业,但凡有人询问疾病、养生方面的问题,他们查资料、进药店、去超市、问专家,热情地帮助了解这方面的情况,给他们提供建议。热心助人久了,在孩子们心中,“他人”就有了位置。

再次,就是自强自尊,靠自己。我们不靠父母,子女也不靠我们。他们上学、出国、就业都是靠自己,我们就是做好“后勤”和指导。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自己没有真才实学是没有出路的,在社会上是站不住脚的。儿子读中国科技大学,大学三年级准备出国,但那时候根本没有出国学习的咨询机构和资料做指导,他冬天一大早不到6点起来,骑2个小时自行车到北京图书馆排队,抢先借到馆里仅有的几本美国大学指南来阅读。半年之内,他真的考上了美国的学校。在国外上大学,他靠打工交学费和生活,一年把美国两年的课程学分修完,读了研究生。还有女儿,初中毕业后自己放弃了本校保送资格,考上北师大实验中学,后来考大学、读硕士,又和女婿去日本,获得东京大学的博士学位,最后再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工作至今,也全都是靠自己拼搏努力的结果。

最后,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乐观阳光的心态。看东西从正面看,总能看到希望,不好的事情总会过去,不要那么消极悲观,尤其对国家、对社会、对我们的发展要有信心。所以我们一家人的心胸都很开阔、很乐观,不计较一时一事的得失,不计较自己受到的亏待。

刻苦学习

学习上,教育孩子要刻苦,他们也确实刻苦。老伴儿教孩子两条学习方法:一是学好课上45分钟,不要想课外去补,学习就在课堂的几小时,用好分秒,做到听懂、记住、熟练、会用,放学后是扩展、巩固、融会贯通;第二就是认真,平时要求自己下笔就对,不要写完再检查,因为犯错误容易纠错难。比如一百个字,一千个字,写一个错字很容易,而从这些字中再找出这一个错字就太难了。学习是很苦的,特别是孩子不感兴趣的背课文、背单词、背公式,他们更是不想做,这时,我们总是鼓励他们要刻苦,不放松,背诵下来的东西可能一时没用,但是经历了背诵的苦,也是一种长进。

还有就是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孩子们的作业我们不帮着改,有时看见错了,就说你再看看有没有问题,他们说没错啊,那我们就不管了,交上去错了老师会批评指出,让他在错误中得到教训。有时候孩子考试成绩不够好,心情沮丧,这时我们绝不责备孩子,而是鼓励他们勇敢面对。我们觉得这也是好事,这暴露了问题,利于改正,也锻炼了孩子对失败的心理承受力。我女儿对外孙子要求也是这样,女儿说,只有成功和失败都经历过,孩子才能健康长大。

有一颗爱国心

孩子们出国已经20年了,但他们仍能像家风家教熏陶的那样,一直把国家的兴衰和发展变化与自己联系在一起,对国内的事情很关注。2008年奥运会,儿子、外孙带着满腔热情回来看奥运,女儿女婿没有假期回不来,但是参加了保护圣火传递的活动。他们得知“藏独”分子阴谋破坏和阻挠,就一大早坐着火车赶到旧金山,参加群众队伍,举着国旗,哪儿有“藏独”分子就到哪儿,用五星红旗包围“藏独”旗,同“藏独”分子激辩,保证了火炬顺利传递,对此,女儿女婿觉得特别骄傲。2015年10月,女儿和很多堂兄弟姐妹一起,回到老伴儿的家乡江西于都寻根,一路上目睹了无数山村的现代化发展,受到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心十分激动,表现出一片爱国赤诚。

我女儿在斯坦福医学院的实验室工作,对去实习的中国大夫总是满腔热情,观察也非常细致。女儿觉得咱们中国的大夫真刻苦,不休息地一台一台看美国医生操作手术,所以女儿对他们也很照顾,知道他们出国一次不容易,有些事自己能帮就尽量帮,好让大夫能多学一些东西,甚至想办法带他们的家人去旅游一下。

儿子也是这样,内心深处十分惦记国家。他经过力争,两次被公司派回上海工作,期间,他和同行广泛交往,向政府积极建议,在社会上做公益,积极关注民族振兴大业。

我们的国家已经走到全球化的前列,世界舞台的中心,有一批爱国人士留在海外有利于促进不同文化的交流、理解和融合,儿女的选择符合这一需要。

亲子平等,以身作则

亲子平等,以身作则,也是我们家风的内容。建立和子女的良好关系,也是教育子女的基本方式和前提。对于子女,我们并没有明文的家训,而是一种风气,在这个家庭中无形地存在着。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很难讲清楚什么时候怎么做,而是一种潜移默化。孩子们喜欢看电视,但平时看完《新闻联播》就要做功课,周末可以多看一会儿,我们也一样,绝不会让孩子学习自己却继续看电视,享受一点大人的“特权”。总之一句话,要求孩子做的,我们也做,要求孩子不能做的,我们也不做,久而久之,孩子们养成了科学的作息习惯,也学会自觉约束和管理自己了。

对子女,我们不是从小给他树立目标,而是教会他们要自立,要做有意义的事,具体的人生目标自己立,我们不把自己的愿望和意志强加给他们,我们做的就是帮孩子顺利完成人生的不同阶段,助益他们做一个有用的人。望子成龙总的来说没错,但是很早就设立一个“龙”的具体目标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孩子各不一样,如果操之过急,勉为其难,孩子压力会很大,容易扼杀他们真正的生活乐趣。所以作为父母,我们只为孩子创造条件,引导他们符合社会需求,但不强加一个目标或者自己没完成的目标要求他们去完成。

我和老伴儿不管是对儿女还是外孙,都是平等相待。放下长辈身份也很不容易,我们在思想上克服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子女和晚辈不是自己的私产,不要居高临下,只要求孩子按照自己的要求做,这点做好了,许多问题迎刃而解;第二个是时代进步了,既要讲传统也要讲现代,不守旧。只固守传统不对,因为现代社会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传统要与时俱进;丢掉传统,只接受外来的东西也不对,因为两种观念的背景是不一样的。只有代与代之间平等沟通,才能使传统和现代较好结合。

无论是几十年的工作,还是现在退休,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尤其是遇到烦心事,回到家里,我总感觉到安详、愉快和阳光。一双儿女从没有给我添加什么烦恼,外孙刚大学毕业,正读研究生,他们总是给我喜悦。良好的家风让我有一个和睦向上的家庭,也助儿女成才。现在,国家蓬勃发展,我更能体会到“家和万事兴”的真切和宝贵。

访谈员后记

我的访谈对象性格乐观开朗,对人热情善良,做事雷厉风行,虽已年逾八旬,依然思维敏捷、充满活力。几十年的职业生涯,她始终将党和国家放在第一位,如今虽已退休,但仍积极发挥余热。

访谈时,她正用放大镜对照整理外孙的欧洲游记,把英文翻译成中文,作为大学毕业礼物送给外孙,为的是让外孙更好地学习汉语。就是这样细腻而深沉的一份感情、一份爱,对家人、对朋友、对祖国都是如此。访谈中,我感受到:爱国、奉献、奋斗、自强,这些精神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作为访谈员,是访谈者,更是聆听者和感受者。聆听一辈人对那个年代的感悟和记忆;感受那样一种经历,一种情怀。传承一代人,记忆一代人,并借此感染和影响更多的人。这,应该就是口述访谈的意义所在……

访谈时间:2017年5月27日9:30—12:00

          2017年6月10日9:30—12:30

访谈地点:受访者家中

受访者:冯?淬

访谈员:邓?飞(兰州大学社会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来源:《回望· 聆听 全国妇联离退休干部口述家风故事》

           中国妇女出版社出版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