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家风苑>>我爱我家

我的父亲母亲

作者:安子

2018年12月12日 10:40  来源:女性之声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母亲是父亲追到手的。母亲常常唠叨,说父亲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被迷住了,还说父亲为了追到她,半夜从部队跑出来坐火车去看母亲,最后肩章上被捋掉了一颗星星。他们的生活不算幸福,母亲出身书香门第,只喜欢读书写字, 而父亲17岁就当了兵,读报纸都会遇到不认识的字。 他们常常吵架,母亲为了芝麻大点的小事就大发脾 气,急了还摔东西,哭闹着捶打父亲,说自己委屈,瞎了眼嫁错了人,要啥没啥,毛病傻大,父亲总是陪着 笑脸听着受着。

父亲的确是个普通的军官,但在我眼里,他却是我家的顶梁柱。

母亲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属于厨房,小时候住集体宿舍时,厨房在屋子外, 每个周末父亲从部队回来,都从早到晚地在屋子外 忙碌。父亲的饭做得极好,每次母亲和父亲吵架,父 亲都会闷闷不乐地躲进厨房去熬汤,母亲也奇怪, 就喜欢喝汤,无论吵得怎么伤心和委屈,香味四溢的汤一端进屋,她马上就止住了哭声,坐到了饭桌前。虽 然父亲远在河北,只有周末回家,可家里事无巨细全由 父亲操心,母亲只看书写字,给我讲人生的大道理,却不负责她自己和我的饮食起居。每个周末结束时,我家的冰箱里都会盛满食物,水杯和水壶里也都盛满了热水,接下来的五天里,母亲唯一需要做的事,几乎就是 把食物放到笼屉上热一热。

高三那年,父亲为了更好地照顾我和母亲,经多方活动调到了北京,和父亲朝夕相处的一年中,我深切地感受到他们不平等的爱情。

每天早上,母亲和我还没起床,父亲就会爬起来 给我们做早饭;晚上,父亲忙碌着把饭做好后给我们端 过来。父亲偶尔有病,母亲会烦闷地赶他去医院,自己则在家里埋头读书;而母亲一旦说哪里不舒服,父亲就会诚惶诚恐,哄孩子般哄母亲把药吃进去。

母亲喜欢数落父亲,总说自己的新书挣了多少稿费,说父亲怎么没用,最要命的是母亲还常常跟父亲说:“昨天, 某某请我吃饭,他比你强多了,要不咱俩离婚算了。”而每次父亲 听了这话,只有一个字:“好”,然后就若无其事地接着做他的饭去了。

我上大二时,父亲住院了,得的是肝癌,发现时已是晚期,听到这个消息我都傻了,第二天就从武汉坐火车回了北京。这一次,母亲破天荒地去了医院,不再读书写作,而是陪在父亲的病床前。

看到母亲时,我有些恨她,虽然她比父亲的知识多,虽然许多 生活的道理都是母亲告诉我的,但站在父亲的病床前,我还是觉 得她渺小而可恨,这二十多年来,如果她能够替父亲分担一些家庭的重担,也许父亲就不会病成这样了。那天,我和母亲大吵了一架, 我冲着母亲大叫:“你以为你挣了钱就了不起了?没有我爸,你有 再多的钱都没用!”

父亲病危前倒数第三个月,他提出回家住,我坚决反对,而母亲却不顾我的反对,搀着父亲回了家。

回家后,父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围起围裙进厨房,无论我怎么阻拦,他还是坚持要去做饭,母亲却始终没说话,靠在厨房的门 上,看着父亲为她做饭。

我急得都快哭了,冲着母亲叫嚷:“爸给你做了一辈子的 饭了,难道你就不能看在儿子的份儿上饶他这一次,自己做顿饭 吗?”

母亲没理我,父亲也没理我,老两口就像过去的几十年一样, 一个闲着,一个做饭,看得我心都碎了。

父亲行动缓慢,做了很长时间,最后,母亲竟然生气了,冲着父亲发火,“你个没良心的,难道你真的不愿意给我做饭了么?你说过要给我做一辈子饭的!”然后哭着躲进了卧室。我忍无可忍, 可父亲却还跟从前一样,颤悠悠地把汤端上了桌。

不过这次,母亲很长时间没有走出卧室,父亲就拿着扇子端 着汤朝卧室门缝里扇,渐渐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母亲走了出 来,抽抽搭搭地坐到了餐桌旁,喝了起来。

父亲只为我和母亲做了五顿饭。三天后,我和母亲把父亲重 新送进了病房。父亲病痛中所有的饭菜都是奶奶做的,所有的衣 物都是我洗的,母亲就整日坐在父亲床边给父亲读她自己写的书。我曾听见母亲这样对父亲说:“老伴呀老伴,以前你从来不看 我写的书,现在你病了,就好好听我给你读书吧,这书里有你也有 我呢。”

父亲走时,只有一句话留给我,“毕业后回北京,给你妈做饭。”而给母亲也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老婆子,你爷们走了,以后 再也不能给你做饭了。”为了这句话,母亲整整哭了一个星期,不吃不喝,谁也劝不住,反复说一句话:“你说要给我做一辈子的饭,怎 么还没到一辈子,你就走了。”

父亲走后,母亲就搬到奶奶家,和爷爷奶奶一起住了,奶奶也做得一手好饭,母亲总算又能喝上自己喜欢的汤了,精神也就渐渐 好了起来。

大学毕业后,我回了北京,和母亲生活在了一起,我这才渐渐发现,原来,母亲一直是那样依赖父亲,在母亲心里,父亲其实并没有走。

我分配到西城区一个事业单位,就劝母亲搬出去,到西城我家的老房子去住,母亲说,给她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

那天半夜,我听见母亲的房间里传出呜呜的哭声,我从门洞 看进去,母亲正坐在父亲的遗像前哭泣,手里拿着一枚一元钱的 硬币。母亲对着父亲的遗像说:“儿子让我跟他搬回去,可是我不 想离咱妈那么远呀,咱妈做的饭就像你做的饭,搬回去,没了咱妈 做的饭,我就找不到你了呀。”最后,母亲把那枚硬币抛了出去,我 看不到结果,因为眼睛已经模糊。

为了我上班方便,母亲还是决定搬回西城,我天天上班忙,没有太多时间给已经退休的母亲做饭,常从饭店买点菜带回家给母亲吃。

有一天堵车,我回去晚了,进屋时,竟然看见母亲在厨房做饭,笨拙地切着土豆片,泪水挂在腮边。我突然间想起父亲临终前的话,“给你妈做饭”,眼泪渐渐地湿润了眼眶。

父亲过世的第四年,一个周末,我跟母亲说:“要不您也再找个合适的老伴,免得我上班了,您一个人在家闷得慌。”

母亲听了我的话,竟然不知所措。

我忙笑着安慰母亲:“您别着急,我说的是真的,您原来不 是说单位里有比爸更好的老头么,要不您也带家来我看看?”

我是笑着跟母亲说的,可是母亲却哭着躲进了自己的卧室。 从此,我再也不敢在她面前提找老伴的事了。

父亲过世的第六年,母亲终于追随父亲而去。

临终前,母亲说:“把我所有的书和你父亲的遗像一齐烧了 吧,让他和我一起走。”母亲去世的那天晚上,我留着泪看完了母 亲出版的最后一本书。我和父亲一样,几乎从来没有认真看过母亲 写的书。而直到此时,看完了母亲的最后一本书,我终于明白,母 亲原来是那样地深爱着父亲,依赖着父亲,只不过,爱的方式与众 不同。

( 文字来源:女性之声·《中国女性》海外版 供图 全景)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