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妇联|徐曼琴:植根妇联70载 奋斗浇灌幸福花

2019年03月28日 14:18  来源:离退休微生活

 2019年4月3日,是全国妇联建会70周年纪念日。70载筚路蓝缕,70载风雨兼程,70载拼搏奋斗,70载巾帼辉煌。一代又一代妇联人亲身参与了70年来妇女事业的发展变化,诠释了70年来中国妇女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 

在庆祝建会70周年之际,我们一起回忆那些年她们在妇联工作的光辉岁月、难忘时光。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展望未来。通过聆听她们的讲述,启发我们接续历史,传承使命,在千帆竞发的新时代,以奔跑的姿态走向未来。

徐曼琴 ,全国妇联离休干部, 93岁

 2019年3月18日,徐曼琴93岁寿辰拍摄于家中。

1949年,是个多么难忘的年份!那一年,我和所有追求进步、向往新生活的同胞一样,日夜盼望着全国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1月,即将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北平和平解放,我荣幸地参加了解放军进城前的阅兵式,在西苑机场见到了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激动得热泪盈眶;8月,作为北平解放后第一批毕业的大学生,由中央组织部统一分配到全国妇联(当时叫全国民主妇联),脱下旗袍,穿上发放的灰布列宁装,我感觉神气极了;10月1日,穿着这身世界上最帅最美的列宁装,我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见证了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

1949年5月,一群即将奔赴革命岗位的热血青年在大学校园,前排右二为徐曼琴。

一转眼70年,我也93岁了,大家都说我是个幸福的老太太。的确,虽然童年时经历了日寇铁蹄下的苦难,但我在党的培育下幸福成长,受教于全国妇联的幸福大家庭,离休后生活丰富充实,现在身体还算过得去。我要说,感谢党和妇联给我的幸福,培养锻炼了我,让我有信仰、有能力为党的妇女事业去奋斗、去奉献;我要说,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要认真过好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幸福的一天,也是奋斗的一天。

幸福是成长在大姐们身边沐浴的阳光雨露。工作后,我们衣食住行国家全包,每月有2元零用钱,白天努力工作,晚上一起学习,享受解放区干部实行的供给制,感受到无上的光荣和自豪、无限的快乐和温暖。当时,妇联荟萃着蔡畅、邓颖超、康克清等老一辈革命家,还有许广平、区梦觉、章蕴、史良、李德全等兼职领导,她们都是中国革命和妇女运动的先驱,是活跃在解放区和国统区的巾帼精英,对党的事业赤胆忠心,为中国革命和妇女解放事业呕心沥血。大姐们很重视年轻人,对我们寄予厚望,不久,我就被分配到刚组建的秘书长办公室。秘书长是邓大姐,副秘书长是罗琼和曾宪植,科长是张元,带着我和王贤珍从事具体的调研、协调等综合性工作。正值1950年全国妇联响应党的号召,发动了千万妇女读书识字,进行妇女扫盲运动。引导妇女走出家门、参加生产、自食其力,为妇女争取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以及社会生活各方面的平等权利,开展了一系列有重要影响的活动。我们先后参加了发动城市家庭妇女走出家门、参与社会劳动的调查,目睹了妇联参与起草的新中国第一部国家大法《婚姻法》的诞生过程。记得在婚姻法调查座谈会上,听到了旧社会对妇女的种种压迫给她们带来的巨大痛苦,使我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受到了极大震撼。那个时期能有幸在大姐们身边工作,对于初入职场的我,是太宝贵的经历和财富,是我一生的幸福和骄傲。邓大姐关心普通妇女群众的疾苦,经常深入具体工作,我们时常看到她亲自拆阅群众来信、亲自接待来访的妇女群众,了解掌握她们的第一手情况;罗琼同志和阿曾同志忙于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务,在我们年轻人看来杂乱无章、头绪繁多的事情,她们处理起来却有条不紊,从来没有急躁情绪,工作井然有序。正是大姐们的亲身示范教育和引导了我,使我从不了解到逐渐热爱上了妇女工作。现在回想,那时候的工作和生活充实极了、丰富极了,也有趣极了、幸福极了。正是从那时起,我下定决心要为新中国的妇女事业奋斗一辈子。

 初到妇联的徐曼琴,脱下旗袍,换上列宁服

幸福是奋斗在和睦大家庭感受的姐妹同心。当时,全国妇联叫全国民主妇联,这“民主”二字我感受得很深切,工作民主、作风民主、氛围民主......在妇联,民主不是挂在嘴边的,是真正扎根到心上、落实到行动上的。各级领导与普通干部职工之间虽有上下级之分,但工作中都平等相待,坦诚交流思想,大家亲如姐妹,亲如家人,为了共同的革命理想和事业目标走到一起,互相帮助,共同进步。我还记得,妇联工作开创时期,很多知名大姐都是全国妇联的兼职领导,她们参与工作很多,投入程度很深,被我们称为“民主大姐”。“民主大姐”们对立法、卫生、教育等事关妇女儿童切身利益的问题非常关心,经常到妇联来参与研究讨论,推动工作开展。她们自我要求十分严格,组织性、纪律性很强,跟我们的专职领导一样,开会从不迟到,而且全程参加。我记得《婚姻法》起草的过程中,史良大姐三天两头到妇联来,讨论法律条文、制定各项章程等。“民主大姐”们十分亲民,经常到办公室,对普通工作人员就像对自己的小妹妹们一样熟悉而自然,李德全大姐就曾教过我们做“甩手操”。我们对这些大姐都印象深刻,心里没有距离感。她们既是领导,也像长姐,深深感染和影响着我。从迈进妇联大门那一天起,我就成为全国妇联温暖大家庭的幸福一员。

幸福是埋首于筚路蓝缕的事业里收获的众木成林。1951年初英文专业的我调到国际联络部,开始从事妇女外事工作,这一干就到1985年离休。建国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对我们实行经济封锁和外交孤立政策,同我国建交的国家只有17个,大多属于社会主义阵营。民间外交在国家总体外交中占有重要地位,各人民团体的外事工作受到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妇联外事工作作为我国民间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蔡、邓两位大姐的领导下,为我国的对外交往发挥了积极作用。

那时国际部工作还处于初创时期,什么资料都没有,真是一穷二白。我们就想方设法收集有关资料,经常到外交部、社科院等单位,找寻他们的旧报纸旧刊物,只要发现一个带“女”字的,就喜出望外,把相关报道剪抄下来,汇编成工作资料。我们还把国外比较有名的女性列出来,每个人名后面都做信息卡片,一点一滴收集补充她们的情况。终于积累出一批可使用的资料。

1953年,邓颖超大姐接待费尔登夫人访华,右一是徐曼琴。

1951年,为配合抗美援朝和平谈判,全国妇联接待了由欧、美、亚等14个国家知名妇女组成的国际妇女赴朝调查团,我跟着国际部部长陆璀同志(“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领袖之一,曾从西直门的城门底钻进去,为游行的队伍打开了封闭的城门)参与接待。我们在说服以费尔登夫人为首的来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妇女代表亲赴朝鲜了解实情时所做的种种努力至今还历历在目,这在去年我的小文《我的国际工作第一课》有详细叙述,不再多说。我只想说,外交工作既是政治工作,也是思想工作,还是情感工作,建立在外交原则基础之上的真挚的情感交流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调查团在朝鲜真实调查到美军对朝鲜妇女儿童犯下的暴行,对朝鲜战争的认识有了很大转变,发表了报告书,谴责美军暴行,呼吁停止这场侵略战争,在国际社会引起很大反响。

 1961年,在柏林国际民主妇联工作期间,从左至右为徐曼琴、陆颂和、张佩琪。

国际民主妇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进步力量组成的国际妇女组织,蔡大姐是副主席之一,全国妇联是团体会员,多次参加国际民主妇联的重要会议,并派有常驻国际民主妇联书记处的书记。1961年到1963年,我作为国际民主妇联中国书记杨蕴玉同志的助手,在柏林总部工作。我们充分利用这个舞台,开展国际妇女多边活动,与未建交国家妇女组织建立了广泛的友好关系,向她们宣传新中国的建设成就和对外政策,宣传新中国的妇女儿童工作,让世界真正了解中国。五六十年代,国际形势非常复杂。全国妇联的外事工作在国家外交路线的指引下,始终高举和平、友谊、合作的旗帜,保卫世界和平和维护妇女平等权利,坚决地站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反对压迫和种族歧视的亚非拉人民和妇女一边,旗帜鲜明地支持她们的正义斗争,受到亚非拉和爱好和平的妇女们的广泛尊重和支持。

我还记得1963年的6月,国际民主妇联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举行了规模宏大的世界妇女大会,国际民主妇联某些重要领导提出错误路线和反华论调。中国妇女代表团坚决忠实执行党中央“坚持原则、消除分歧、加强团结、共同对敌”的方针,对大会错误路线和反华言论勇敢坚决针锋对地批判和斗争,对她们操纵下通过的决议在大会上发表严正声明,表示坚决反对。中国代表团的发言在全场引起极大的反响,受到其他代表团的赞赏和敬佩。以至于在大会选举中,中国代表团团长杨蕴玉当选为国际民主妇联副主席。这是中国妇女代表团在坚持党的外事路线上取得的一个重大胜利。代表团回国后,国务院外办主任和邓大姐都亲自到机场迎接。还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毛主席说:你们做的好,是外交上的重大胜利。

1964年,出访日本,后排右一为徐曼琴。

1964年,日本对华友好团体和人士发起了3000万人签名活动,旨在推动日中邦交正常化,中国应邀派出妇女代表团访日,配合他们的活动。我参加了这次出访。代表团足迹遍及日本十几个城市,每天要参加几场集会,向日本人民介绍社会主义中国的建设成就,回顾中日友好发展的历史,代表团的话动在日本妇女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现场许多日本群众跟我们握手,并对我们说:对不起,我们犯了罪,我们跟中国是一衣带水,同文同种,我们再也不要战争了。那次日本之行,改变了我的看法,发现了日本人民的友好。当时我就在想,我们的战犯工作做得很好,说明政治思想工作的力量非常大,政治思想工作非常重要,我们党的政治思想工作做得非常成功。通过代表团的努力,日本民众参与签名的积极性很高,活动非常成功。

外交工作30多年,我有几点肤浅的体会。一是要坚持我们的原则、坚持我们的外交方针,但要有艺术性、策略性,不要强加于人;二是要真诚地交朋友,不能教条,还要把握尺度和分寸;三是外事工作也要讲精准,就是针对不同对象采取不同方式和手段进行宣传,让人听得进、听得懂、能接受。

2019年3月,徐曼琴谈外交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徐曼琴(右)在灯市口单位门口。

如今,中国妇女越来越多地参与全球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的事务,妇联组织在其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就像看到一棵初种的树苗茁壮成长而开心和骄傲!我在妇联干了一辈子,说句发自内心的话,我十分的幸福!十二分的幸福!我希望年轻人可以把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我也相信她们能做得更好!过去是我们的,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祝愿我们的妇女儿童事业更加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口述:徐曼琴

整理:李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