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妇联|张家芬:让我终身受益的教诲和实践

2019年03月28日 14:51  来源:离退休微生活

2019年4月3日,是全国妇联建会70周年纪念日。70载筚路蓝缕,70载风雨兼程,70载拼搏奋斗,70载巾帼辉煌。一代又一代妇联干部亲身参与了70年来妇女事业的发展变化,诠释了70年来中国妇女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 

在庆祝建会70周年之际,我们一起回忆那些年她们在妇联工作的光辉岁月、难忘时光。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展望未来。通过聆听她们的讲述,启发我们接续历史,传承使命,在千帆竞发的新时代,以奔跑的姿态走向未来。

张家芬,全国妇联离休干部, 94岁

1949年,刚从大学校园走出的我,怀着对新中国新世界美好生活的憧憬,怀着对如火如荼的革命事业的期待,带着满脑子从学校课堂上学来的书本知识和一颗既踌躇满志又惴惴不安的心,被分配到全国妇联妇女儿童福利部。那一年,全国妇联刚刚建会,我们几个刚刚入会的小姐妹兴高采烈地在灯市口妇联办公楼前合影,已经成为彼此珍贵的历史记忆。如今一眨眼已70年,我也步入了94岁。好在我思维还清晰,记忆还清楚,回忆当年,那些往事仿佛就在眼前。让我说当年的故事,越发怀念当时的那些人,我始终觉得:当年,我作为一名大学生、作为一个妇联新兵,有幸在老一辈革命家、老一代妇联人的引领下锻炼成长,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她们教会我的“一切从群众需要出发,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和工作作风,至今仍深刻地影响着我,这些真理经历过岁月和时光的检验,闪烁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相对于70年前那个刚刚步入妇联大门的懵懂青年,老太太我现在虽力不能从,但心始终热。

在深入基层、深入群众的调研实践中学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我一到儿童福利部,时任儿童福利部部长的康克清大姐就悉心教导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对我说要下去调查,去基层,去调研,听群众反应,了解实际情况,足见康大姐对调研工作的重视、对年轻人的重托。那时候,康大姐带着工作人员到工厂托儿所、到一线亲自搞调研是工作常态,她那篇著名的《为谁办、谁来办》的文章就是在这样的调研基础上形成的。同事还给我讲了张淑义大姐去天津调研的故事,张淑义大姐有四个孩子,老二托妹妹养在天津,她在天津调研的过程中一直没顾得上看孩子,走的时候让妹妹把孩子带到车站看了一眼,那时候大伙就是这么搞调研的。我记得当时和全总合作调研的时候,时任全总女工部部长杨之华(瞿秋白妻子)也是全国妇联领导,她们这些老大姐没有任何架子,工作中大家密切合作,调研工作搞得很好很顺畅。说到这里,有一个调研的话外故事:当时我们在一线调研中了解到西单那边的西什库教堂还有一些孤儿没人管,康大姐就提出由妇联同志来认领。曹冠群(全国妇联执委、后任书记处书记)、曹孟君(生产部部长)两位大姐和友谊医院院长朱仲丽分别认领了三个孩子。得知上海那边有孤儿,福利部部长李丽莲还去上海认领了一个女孩,都当自己的孩子来抚养成人。

当时妇联正配合工会、卫生部等单位搞几个妇幼卫生的情况调研,我接到任务后,就骑着自行车满北京城跑,至今还记得在西单六部口拉着路上抱孩子的女工聊天的情形。去天津调研,我一个人坐火车,拿着介绍信去找相关单位,到工厂、到车间,跟那些奶孩子的女工聊,了解她们上班时孩子喂奶、休息、孩子托管的情况。那时我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小姑娘整天琢磨这些生孩子养孩子的事情,一点都没觉得难为情,光知道这些是自己要做的事、要了解的情况。后来我们根据调研了解的情况跟调研组提出单位要给乳母提供点开水喝、有小凳子坐,让乳母常洗手洗奶头这些特别简单、实用、接地气的事情。交通和通讯也不像现在便利,了解、记录、留存信息全靠一双腿、一张嘴、一双手、一支笔、一个本。我刚工作的时候,手里有一个大大的本子,上面记着调研得来的各地托儿组织、各种数字和基层组织反映的各种情况,分门别类,清清楚楚,是我的百宝工具本,很多工作中的数字都来源于此,我随时记录,随时翻阅。为了了解第一手真实可信的情况,我们到基层调研时间一呆至少一个月,与当地妇联干部、当地村干部、当地妇女群众进行深入沟通。当年我参加妇联部门间联合调研,与王炤、武梅香(妇联离休干部,均已故)到吉林农村,调研农村妇女参加生产的同时母婴托儿所的需求情况,和当地的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在地里干活,小虱子、小咬(蚊子)叮得我们头皮发麻,晚上住南北炕,男女同志中仅隔着一个帘子。虽然条件艰苦,但我们都苦中作乐,还与基层群众结下很深的情谊。那时候像我这样的小萝卜头都是在大姐们手把手的调教下学到的工作作风,掌握的工作方式。

在推广妇幼卫生知识的工作锻炼中学会“实事求是,严肃认真”。我刚到单位的时候,正赶上推广妇幼卫生工作。当时很多群众特别是农村群众,由于陈旧观念和生活困难等原因,妇女死于难产、产褥热,新生儿死于四六风、腹泻、痢疾等疾病的比例很高,严重影响妇女、儿童的生命和健康。妇联与有关部门联合推进妇幼健康工作是当务之急。我记得康大姐经常在各种场合向群众宣传、普及科学的育儿知识。她出生在农村,经历过长征,亲身感受和深刻了解最穷苦的妇女群众的真实状况,懂得很多,像“若要小儿安,三分饥和寒”这样的民谚大姐随口就来。对基层儿童工作干部的指导又是那样的细致、具体、周到,多次在会议上、特别是基层工作会议上谈及具体问题,诸如怎样调剂喂奶母亲的饮食营养,以增加奶量;婴幼儿的副食、特别是断奶时的饮食及注意事项;还关切地嘱告工厂哺乳室,给喂奶前的女工准备些饮水。

一些我们看来很平常很普通的小事,在大姐眼中,就是事关国家发展和民族进步的大事。她曾说,妇女卫生是移风易俗、改旧建新、增进中华民族健康的大事,我记忆犹新。为使妇幼卫生常识更为广泛,迅速普及,大姐不仅要求妇女工作干部好好学习,更要求她们打破难以启齿、不敢看妇幼卫生挂图等思想,理直气壮地抓紧一切机会和场合,向妇女、也向男子宣传,要求各级妇联干部向党内外妇女干部和男干部宣传妇幼卫生常识,争取更多更广泛的宣传力量。我回忆当年的这些工作,始终离不开回忆我尊敬的大姐,就是确确实实认为她们是表率,是我的楷模。

在创办群众需要的托儿组织中学会“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我们通过调研后发现,建国后儿童保育工作面临的形势是:全国大中城市的大中小工厂、机关、学校和街道分散的劳动妇女以及参加农业劳动的妇女对照顾照料孩子问题有着不同的要求。除去当时一些“高大上”的托幼组织,适合普通百姓需要的托幼组织有着迫切的需要和广大的发展空间。正是在参加这些与老百姓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工作中,我一步步摒弃了那些不切实际好高骛远的偏见,从大姐和前辈那里学到了“一切从群众的需要和实际出发”的不二法宝。

在大力推动托幼工作之前,我们要摸清楚几个前提:一是工作对象,二是工作形式,三是工作手段。在大量调研的基础上,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我们得出结论:广大劳动妇女参加生产和工作时,家中无人照顾的孩子要解决寄托问题,这意味着我们要创办的托幼组织是面对广大劳动者的;那办成什么样的呢?根据劳动妇女的需求和经济条件,我们要举办多种多样、标准不一的托儿组织;只要适合群众的需要,群众就会想办法来解决困难,群众性托儿组织就由群众来办。确立了工作的指导思想后,运用社会上一切可以运用的力量,因地制宜,创办多种多样的托儿组织,就在新中国的大地上蓬勃兴起。当时的一些工作细节我以前在回忆康大姐的文章中有提及,就不再赘述了。

70年弹指一挥间,看到今天的妇女儿童工作伴随着祖国的发展而发展,伴随着祖国的变化而变化,我由衷地感到高兴。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面对未来,我特别希望在新时代,新一代妇联人好好地学习、体会、传承老一代妇联人的好传统、好作法,把造福妇女群众的好事办好,实事做实。

口述:张家芬

整理:李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