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妇联|尹璋:回忆两位大姐对妇运史工作的指导和嘱托

2019年03月29日 13:56  来源:离退休微生活

2019年4月3日,是全国妇联建会70周年纪念日。70载筚路蓝缕,70载风雨兼程,70载拼搏奋斗,70载巾帼辉煌。一代又一代妇联人亲身参与了70年来妇女事业的发展变化,诠释了70年来中国妇女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

在庆祝建会70周年之际,我们一起回忆那些年她们在妇联工作的光辉岁月、难忘时光。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展望未来。通过聆听她们的讲述,启发我们接续历史,传承使命,在千帆竞发的新时代,以奔跑的姿态走向未来

 尹璋,全国妇联离休干部,已故

中国妇女运动史的资料搜集和研究编写工作,是在蔡畅、邓颖超两位大姐亲切关怀和直接指导下,于1961年开始的。由书记处董边同志主管,并成立了妇运史研究组。

妇运史研究组是新设置的部门,如何开展工作缺乏经验,只能在学习、摸索中进行。起初我们查阅解放前各个时期的报纸刊物,见到有“女”字的报道就赶快抄录,那时没有复印机,所有资料都是靠我们手抄,工作进展较缓慢,有时候抄了好几天才抄完一份资料,有时查阅老报刊杂志,翻阅很长时间,也找不到一篇带“女”字的资料。大家都觉得有点像大海捞针,但是我们还是兢兢业业地去“捞”。1964年,在董边同志领导下,我们拟定了一个搜集妇运史资料的计划和编写妇运史的远景设想。确定首先搜集大革命时期的妇运史资料。同志们出差到大革命时期我们党领导妇女运动的重点地区上海、广州、武汉,去访问一些老同志,抢救活资料,同时也在当地搜集有关的文字资料。

出差前,我把草拟调查访问的提纲分别送给蔡畅大姐和邓颖超大姐审阅,希望两位大姐看后和我们谈谈。当时蔡大姐正忙于有关外事部门活动、全国人大会议活动,抽不出时间,邓大姐先和我们谈的。

记得那是1964年12月8日上午,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中南海西花厅向大姐汇报,并把我们搜集到的邓大姐的40多篇文章带给大姐看看。我们到西花厅时,邓大姐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亲切地跟我们打招呼,我们很感动。我们先向邓大姐汇报了妇运史工作的进展情况,大姐听后提出,希望你们把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也谈一谈。我们说对这项全新的工作没有经验,不知怎么干,工作中有许多困难,我们是在摸索着干。在查阅报刊资料时深感关于妇女运动的资料很少,如沙里淘金、大海捞针,搜集资料工作开展的不理想。

大姐听完后说,我有几点想法想和你们谈谈:第一,你们现在搜集的是30多年以前的资料,时间离现在较久远,工作必然有一定困难;第二,二三十年代的报刊大部分是反动的,应该考虑到报上的报道与当时妇运的实际情况和一些事情的真实面貌会有距离,因为资产阶级的报刊不可能登很多群众运动的真实消息,只能是零零碎碎的一些消息,我们党那时没有、也不可能有一个全国性的日报和刊物,所以你们不要老觉得资料少,那时的资料不可能像你们今天想象的那样多;第三,研究历史,研究妇运史,不要从现在的认识出发去理解30多年以前的情况。大姐的谈话真是对症下药,一下就解开了我们思想上的困惑,使我们开了窍。思考妇女历史问题,也必须从实际出发,根据当时的时间地点、条件、研究问题。

大姐接着又说:建议你们学习毛泽东思想,掌握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去分析研究妇运史资料。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看问题,就是不要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不要用今天的眼光和自己的主观愿望去要求过去;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分析资料,要看哪些可做研究妇运史的基础资料,哪些可作参考,哪些是反动的,不要不加分析。

邓大姐针对我们首先搜集大革命时期妇运史资料的计划指出,研究这一时期妇女运动的历史,应以无产阶级领导的妇女运动为纲,还要研究资产阶级领导的妇女运动情况,中间状态妇运思想的表现等等。邓大姐特别指出,我们党领导的无产阶级妇女运动资料虽少,但这是中国妇运史的主体,你们一定要把握住这个纲。搜集、研究大革命时期妇运史资料有几个关键性的时期要掌握:“五四”时期、大革命时期、第一次国共合作、五卅运动,省港大罢工,北伐(到武汉政府时期)、上海三次武装起义。

大姐还以她亲身的经历,生动地给我们讲述了许多关于“五四”运动、大革命时期革命运动的情况和事例,使我们增加了许多感性认识,了解一些基本情况。

对于我们搜集的40多篇邓大姐过去发表的文章,她说:“我要好好看看,人的思想是发展的,不能说老大姐们写的文章就都是好的,你们也要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审定这些资料,决定取舍”。

在近三个小时的谈话中,大姐不仅教我们如何搜集文史资料,而且教我们如何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分析研究妇运史料,使我们这些刚刚从事妇运史研究工作的新手,大大拓宽了思想境界,提高了对妇运史工作的认识,增强了信心。

1965年夏,蔡大姐正在北戴河休假,得知我们已从上海、广州、武汉等地搜集大革命时期妇运史料回来了,当即通知我带上我们搜集的资料到北戴河疗养处去向她汇报。我们带去的资料很多,在向蔡大姐汇报每一份资料时,大姐都非常认真地听,并且以她亲身领导中国妇运的经历,不断插话,指出该资料所述情况的时代背景、当时党的妇运方针政策,还结合有关资料讲述我党最早的妇运领袖向警予烈士的光辉事迹和对妇运理论的卓越贡献,要我们学习。蔡大姐在听汇报时所作的珍贵插话、讲述,等于给我们上了丰富、生动而具体的妇运史课,我们深深地感到蔡大姐的经历就是妇运史的一个组成部分。

大姐在听汇报时,还对文字资料原来疏漏和错误的地方作了校正,对妇运史料非常认真负责。最后大姐还请李富春同志给我们讲了大革命时期我们党的领导、政治形势以及北伐时领导方面的总的情况,对我们分析、研究这一时期妇女运动的历史资料有很大帮助。

这一年七八月间,蔡大姐曾先后三次听妇运史研究组汇报工作并作重要指示,指出:妇女运动是整个中国革命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不了解整个中国革命运动总的情况,就反映不出妇女参加革命斗争和争取自身解放的密切关系,也反映不出妇女参加中国革命斗争的伟大作用。还指出:写妇运史切不可离开党的领导,不可离开党的方针政策,要体现每一时期党对妇女运动的方针政策,要学习每个时期党的有关文件,特别要学好党的“六大”以来的文件,这是分析研究历史事情事件的依据。蔡大姐要求我们研究妇运史,要用辩证的、发展的观点看问题,这就需要很好地学习,首先必须学习毛泽东思想观察问题的立场、观点,要钻研得深一些,不要浅尝辄止,还要我们学习社会发展史、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近代史、职工运动史和青年运动史,积累丰富的知识,把握妇女解放运动的真谛。

蔡大姐还说,我们党领导的妇女运动已有40多年的历史了,很好的总结这40多年来的妇运历史经验,对于指导今后妇运是有重要意义的。过去我们长期地忙于进行革命运动和妇女解放运动,没有时间坐下来总结,现在着手抓这件事情,争取早日把妇运史写出来。在谈话中得知蔡大姐已经安排时间,准备指导妇运史研究组的工作,后来因为文化大革命,妇运史工作中止。

通过对妇运史资料的搜集、整理、研究,我深刻体会到蔡畅、邓颖超两位大姐对编写妇运史的良苦用心,她们弹精竭虑地总结我党领导的妇运历史经验,指导编写妇女运动历史,就是为了弘扬妇女革命传统,教育广大妇女干部和群众,珍惜来之不易的妇运成果,把握住我国妇运的大方向,继往开来,奋发进取,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本文摘自《巾帼辉煌》一书中尹璋同志(已故,全国妇联原妇运室离休干部)的《我做妇运史工作的片断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