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妇联|关敏谦:为我深爱的人民外交和妇女外交事业自豪

2019年03月29日 14:25  来源:离退休微生活

 2019年4月3日,是全国妇联建会70周年纪念日。70载筚路蓝缕,70载风雨兼程,70载拼搏奋斗,70载巾帼辉煌。一代又一代妇联干部亲身参与了70年来妇女事业的发展变化,诠释了70年来中国妇女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

在庆祝建会70周年之际,我们一起回忆那些年她们在妇联工作的光辉岁月、难忘时光。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展望未来。通过聆听她们的讲述,启发我们接续历史,传承使命,在千帆竞发的新时代,以奔跑的姿态走向未来。

关敏谦,全国妇联离休干部, 已故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不久,我和其他一些学外语的青年同志被调到北京,参加于同年底在北京召开的亚澳工会会议和亚洲妇女代表会议的筹备工作,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翻译,此后一直到离休,我都没有离开人民团体的外交战线。经历过我国人民外交工作由建国初期的摸索、中期的曲折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我深刻体会到外事工作的重要意义和它的尖锐性复杂性,更为我国外交事业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感到骄傲,也为自己曾作为人民外交和妇女外交战线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

1950年秋,我第一次接受出国任务,随团出访了共产党执政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见到苏联的建设成就,亲身体会到苏联人民对新获得解放的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我多次参加了在苏联和东欧的一些国家举行的工会国际会议。中国代表团的每次出现,总是博得会场上极其热烈的掌声,许多国家的代表争相与中国代表团成员长时间地握手拥抱,这使我体会并感受到中国的解放在国际上的意义,并为自己的国家由衷骄傲。

然而有个现象使我颇为纳闷,每当中国代表团出现在人群中,总有那么一些人频繁地向我们女同志的脚下张望,这种情况多次发生,促使我要解开这个谜团。有次在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大剧院门口,我禁不住拉住了某位正在重复那种目光的中年妇女,用不熟悉的俄语问道:“您是在找什么东西?我可以帮你忙吗?”她有些发窘地说:“不不,我是想,不不,你们的脚”。哦,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人是在观察中国妇女的脚。他们听说中国妇女都是小脚,所以要亲自了解个究竟。当时新中国刚成立不久,出国的代表团不多,女同志更少,即便是在苏联和东欧国家,人们对中国的了解也往往只从林语堂、赛珍珠的著作中得来,如“中国人一辈子洗三次澡”、“中国妇女缠足”等。我当时笑着自豪地挺出双足,那位妇女不好意思地点头说,“中国妇女的脚和我们的一般大”。这个故事今天听来已经是个笑话,但它是我在我国解放初期外事活动中遇到的一个趣闻,同时也不失为中国妇女解放进程中的一个历史见证。

1978年,四次妇代会后,中国妇女运动重新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妇女外交工作也逐渐恢复并获得生机,全国妇联除了陆续恢复并开展了广泛的国际友好往来外,还先后参加了联合国系统的一些会议,选派人员参加了它的有关妇女儿童的机构。其中一项重要活动是1980年7月康克清同志受我国政府委托,率团出席了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妇女十年中期会议,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那时的中国妇女以“妇女能顶半边天”的英雄气概,投身于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以康克清为首的中国代表团成员绝大多数是女同志,她们经受住了十年浩劫的考验,摆脱了极左思潮的羁绊,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各国妇女云集的国际舞台上,引起与会各国代表的瞩目。她们活跃在会场的各个角落,会上侃侃而谈,会下与故交娓娓叙旧,与新识握手言欢。许多外国朋友看到中国代表团新的面貌,兴奋地说:真高兴看到中国妇女面带笑容,洒脱开朗。在这次会议期间,康克清同志代表中国政府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上签了字,代表中国政府支持《公约》,敦促提高妇女地位、实现男女平等、消除性别歧视的立场。康大姐签完字走下讲台时,许多外国朋友前来祝贺。他们说,中国妇女是好样的,中国人口占人口世界的1/5以上,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中国政府签署《公约》,赋予《公约》巨大的推动力。

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和’95非政府组织妇女论坛在北京举行,标志着我国外事活动的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有3万余人参加的大会,由于它的成功召开和取得的巨大成果,已作为提高妇女地位、促进男女平等、推动各国政府进一步关心妇女问题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载入史册。对我国来说,由于作为东道主成功地承办,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优势和社会主义制度强大的动员力、组织力。论坛上,我方49个非政府组织主办了44场研讨会,近千名研讨会参与者在各种场合介绍了中国的有关情况,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主张,响亮地喊出中国的声音。

在多年的外事工作中,我有幸曾直接聆听中央领导同志对外事工作的有关指示和教诲,曾随同一些负责同志出访或参加国际会议。外事工作中的经验,包括教训在内,都是我成长过程中的宝贵财富。

我深深感到:外事干部首先要讲爱国主义,随时随地要以维护祖国荣誉为最高职责。一名合格的外事干部,需要具备多方面的素质,最重要、最根本的一条是爱国主义。没有爱国主义,对外活动中就等于没有灵魂,也就谈不上涉外工作中必须具备的坚定立场。外交工作是代表国家的,我们个人虽然渺小,但对外活动时就代表国家,代表了我国人民。对我们女同胞来说,就代表中国妇女。如果我们能良好地执行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并且言语得当,处理问题得体,就能赢得他人对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尊重和好感,认为中国人、中国妇女是好样的,是信得过的;反之亦然。因此,我们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应与祖国的荣誉相联系,都要从维护祖国的荣誉出发来考虑。这是从具体言行来讲。从大的方面来说,外事干部还应具备必要时为祖国献身的思想。1966年春,在一次表彰我国支援建设坦赞铁路人员因公殉职的大会上,周总理在讲话中曾非常动情地引用了“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的诗句,对我的教育非常深刻。周总理的教导使我懂得,外事干部不能只听到掌声和表扬,还要有应对突发事变,甚至为国捐躯的思想准备。

外事工作无小事。外事工作既有轰轰烈烈、丰富多彩的一面,如参加大型的国际会议和国内外的庆典活动,出国访问,接待外宾等;同时又有十分具体、甚至相当琐碎的任务内容,如翻译、起草信件,购置礼品,以至安排席次、车辆等。周总理曾反复强调“外事工作无小事”,并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们年轻外事干部说:国内工作做错了,当然也不好,但是还可以纠正;而涉外工作如果搞坏了,则不良影响难以挽回。要求我们认真对待每一件具体工作。外事工作中无论任务大小轻重都认真对待的严谨工作作风使我受益终身。

外事工作中,既要坚持原则,又要讲究策略,灵活运用。坚持原则,又善于灵活运用,是我外交工作中的一项重要指针。我国领导人在处理尖锐、复杂的外交斗争中留下的范例不胜枚举。这些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教育。我在联合国消除歧视妇女委员会担任委员的八年期间,多次遇到一些棘手的场合,我牢记这个原则,学习冷静地处理。往往一个个并不算很大、很难的问题,要达成协议,都要费特别大的周折,一再说明涉外工作的复杂性、艰巨性。这既需要耐心,也需要灵活性,单凭原则上的正确是远远不够的。继承和发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既坚持原则又灵活运用,留有余地的策略思想,谦虚谨慎、大小国同等相待的作风使我战胜了许多前行中的困难。

本文摘自关敏谦同志(已故,全国妇联原国际部离休干部)《生活夕阳追求》一书《作为中国妇女我自豪》《党教育我在人民外交战线上成长》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