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家风苑>>科学育儿

去安徒生的故乡感受童话教育

2019年04月02日 20:20  来源:女性之声

《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的童话作品,带小孩走进美妙的梦幻世界,陪伴过一代又一代儿童。安徒生1805年4月2日出生于丹麦,那里被称为“童话的国度”。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去安徒生的故乡感受童话教育。

晨曦中的村庄

丹麦作为“世界幸福指数”多次名列榜首的国家,安徒生的存在,一定不仅仅是小美人鱼的塑像那么简单。那么安徒生,对丹麦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有幸作为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的一员,走进了丹麦。在丹麦,安徒生不仅仅被认为是儿童的,更被认为是成年人的。因为成年人的文化和理念,时刻影响着社会的发展及儿童的教育。

学习,在玩的过程中自然发生

安徒生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小时候没有机会受到正规教育。但作为鞋匠的父亲,非常热爱文学、戏剧,父亲每个周末都为他做望远镜、木偶舞台和能变换角度的图画,还朗诵剧本给他听,这燃起了安徒生想当舞蹈家、歌唱家、演员或者剧作家的梦想。在安徒生的成长中,文学、美术、音乐、戏剧等艺术对于激发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丹麦,有许多扮演安徒生童话的小游戏,一些小型的剧院、游乐园也都在演出安徒生童话。

在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我们见到了金发披肩的Lisa Van老师,一位优雅的女士。她带着自己设计的“妈咪和小老鼠”的童话服装出现在我们面前。当她把国王、王后、公主、士兵、巫婆、小狗、牛、羊、兔子、狼、老鼠等服装拿出来让大家试穿时,教室里顿时沸腾了,充满童趣的服装点燃了大家的创意。“妈咪和小老鼠”的服装不仅生动可爱,而且无论什么身高,都可以披挂上阵,这些都是Lisa Van老师精心设计的。

Lisa Van的教育背景是经济学硕士,她的个人爱好是做漂亮的小布艺。Lisa Van的女儿小时候,她做了一些童话服装让女儿带到幼儿园去玩。女儿长大后的某一天,她与女儿回访幼儿园时,惊讶地发现,8年过去了,幼儿园还在使用当时她做的服装,孩子们穿着服装一遍一遍地玩角色扮演游戏。

这深深触动了Lisa Van,她看到了童话服装对儿童的巨大价值。于是,Lisa Van辞去了在企业的工作,将爱好转变成专业,与学术团队合作,研究如何使用童话服装作为教育的工具,创建了“妈咪和小老鼠”品牌的服装。她的教育理念是:“孩子永远不会为了学习去玩,但是,学习会在玩的过程中自然发生。”

Lisa Van提供的“妈咪与小老鼠”童话服装

“戏剧”怎么“玩”呢?以安徒生童话《打火匣》为例,首先让孩子听故事,然后参与者自己选择“角色”——国王、士兵、女巫、小狗、市民等。游戏开始,一个人来朗诵故事情节:士兵如何背着行囊走路,如何应巫婆的要求爬进树洞,如何对付三只狗……所有“角色”的动作、表情、配合,都靠“演员”根据故事描述来即兴创作,把故事演绎出来。

Lisa Van与很多幼儿园合作,通过“戏剧”给孩子提供玩的“工具”。在欧登塞市的克莱蒙幼儿园,我们观摩了孩子们的“幻想之旅”,没有剧本、没有排练,不穿童话服装,完全即兴,就像“过家家”。

那天孩子们“幻想之旅”扮演的“角色”有国王、公主、钻石国王、小猫、美人鱼等。有趣的一幕是:演钻石国王的几个孩子,不知为何产生了矛盾,推搡起来。教师不是去拉开孩子,而是问:“你们发生了什么?是战争吗?”孩子答:“我们正在决斗,看谁能领头呢……”

克莱蒙幼儿园孩子们的“幻想之旅”游戏

几只“小猫”狂躁不安,不断向“王宫”外爬去,几位“公主”拉也拉不回来。老师又问“小猫”:“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抓到老鼠,饿了?大家给小猫喂点吃的吧!”找了个舒适的窝安顿“小猫”,再带大家唱《摇篮曲》,让小猫“睡觉”……最后,“幻想之旅”在庆祝的Party中结束。

有一个重要细节是:如果有孩子不愿意参加游戏,老师会接纳他们,还专门做了一条玩具“小鱼”。老师问孩子:你愿意在旁边照顾“小鱼”吗?或者说你愿意当“观众”吗?这样的安排不会边缘化任何孩子,包括情绪低落的孩子。往往是一开始不愿意参与的孩子,逐渐被感染,最后加入到游戏中了。

安徒生的理念,贯穿整个教育系统

无论是想象力、创造力的培养,还是尊重、平等、信任、合作的价值理念,安徒生童话都能够提供丰富的资源和“工具”,落实到教育和生活中。Jens Peter Madsen教授研究的项目是“讲故事”对教育产生的影响。他介绍,丹麦有个古老的民间传统叫“脱稿讲故事”,安徒生的创作中就能看到这种方式的巨大魅力。

“安徒生小时候观察能力特别强,喜欢听大人的谈话,也很喜欢在集市上观察外地艺人的表演。他父亲是鞋匠,会给小安徒生做木偶,在家里演木偶戏。这些经历都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图像,慢慢地,他学会了写作。后来他在欧洲各国旅行,也听到很多故事。他就将脑海中保留的画面编写出来。Jens Peter Madsen教授说。

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丹麦师范学院的学生都需要学习“脱稿讲故事”的方式。后来,因为倡导文字“阅读”,丹麦取消了这种教学方式,改为“念故事”。但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丹麦人意识到其中的价值,又恢复了这个传统。

“脱稿讲故事”能让讲述者与孩子有更深刻的情感交流,听故事的人很容易能感受到,讲述者的头脑中真的有的画面?还是背诵出来的?同时,讲述者的人生经历、信仰、信念,也能分享给下一代,对孩子更有启发意义。

南丹麦安徒生研究中心的Jens Thodberg Bertelsen教授介绍,安徒生的理念和哲学贯穿在整个教育系统中,不仅在学生的课本中,还在各种项目活动中。有一个项目是研究孩子提问的,因为孩子往往会问一些宏大的哲学命题,如关于时间、空间,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个10岁的孩子,可能会恐惧死亡,惧怕失去父母等。而这些哲学问题,都能在安徒生童话中找到相关的思考,以及适合孩子年龄的理解方式。

还有一个项目,是将安徒生童话与公民道德教育结合起来,以戏剧、表演、音乐等形式进行第二课堂。年龄小的孩子,可以从故事本身来学习;年龄大些的孩子,可以从抽象的高度来探讨,比如把安徒生与其他国家的童话作家做比较和分析。欧登塞市还组织了一个“童话奥运会”,让14到19岁的中学生参与童话创意竞赛。“童话奥运会”覆盖丹麦全国。

“安徒生并不告诉人们什么是对、错,谁是好人、坏人……他的故事结尾大多是开放性的,是要把你的思维打开,激发各种想法。而作为社会的一员,你得自己去找到结论。不同年龄的人,从安徒生哲学中获得的东西是不同的。我今年69岁了,但安徒生童话让我觉得我心中还住着一个孩子。”Jens Thodberg Bertelsen教授笑着说。

奥尔堡大学的Johannes教授说,丹麦大多数孩子是首先通过家庭熟知安徒生童话的。婴儿出生后去教堂的第一次洗礼,第一份礼物大多是从祖父母、父母那里得到的《安徒生童话》。在孩子的成长中,父母也会常常和孩子共读安徒生童话,Johannes的小孙子们就特别喜欢听安徒生童话,常常一起讨论:为什么主人公这样做,为什么不那样做……

Johannes教授与小孙子们共读安徒生童话

丹麦的学校都有唱晨歌的传统,其中有不少安徒生作词的,这些歌曲成了丹麦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有一首安徒生作词的歌曲叫《我出生在丹麦》,在丹麦,人人都会唱。

丹麦“终身学习组织”负责人Lisa女士认为,对丹麦人来说,安徒生已经成为共同的语言和文化DNA。孩子读安徒生,更多看故事本身;而成年人读安徒生,会从更高的层次来理解,比如安徒生敢于讽刺权威,他的童话里有很多幽默、讽刺,最重要的,是尊重,无论大小、贫富、贵贱,尊重每一个人  。

Johannes教授认为,安徒生童话还激发一种社会责任感和志愿者精神,他传递的信息是:即使你是穷人、社会边缘的人,你仍然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社会。他让人们意识到:我是社会的一部分,我的声音是重要的,我可以影响这个社会体系。很多丹麦人都乐于从事各种志愿者工作,比如服务于体育俱乐部、童子军等等。

安徒生在自传《我的一生》里写道:“我这一辈子的经历将向世界证明,有一位可爱的上帝,在指引着万物去完成美好的心愿。”安徒生童话真实面对生活的正面和负面、诚实地面对人性的善与恶。这或许是就是为什么安徒生童话常常讲一些忧伤的故事,而丹麦却成为最幸福的国家的原因吧。

2019年元旦,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在新年贺词里对孩子们说:“重要的不是你长什么样,或者你取得了什么成就。而是你是谁,你在别人——你的朋友和同学面前是什么样子。如果人一直忙于追求对自己最好的东西,就根本顾不上关心他人……如果树根坏了,树木将无法直立。而一棵新的小树需要很多年才能重新长成结实的大树……”

当我作为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的一员,走进了丹麦之后,最大的感受是:在丹麦,安徒生不仅仅被认为是儿童的,更被认为是成年人的。因为成年人的文化和理念,时刻影响着社会的发展及儿童的教育。

策划:且行且歌

撰文/摄影:钟磬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