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妇联 | 忆罗琼同志二三事

2019年06月07日 08:44  来源:女性之声

2019年我们迎来全国妇联成立70周年。那些与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近乎同龄的妇联人多少感慨!70年的风雨兼程、漫漫求索,70年的巾帼奋斗、卓越辉煌,她们亲身参与了中国妇女事业的发展变化,也亲眼见证了祖国一步步走向繁荣富强,中国妇女们更加自尊、自信、自立、自强。

岁月在指尖溜走,青丝已染作白发,一生心血尽付妇女儿童事业,抒写了无数热气腾腾的基层故事。知否知否,当青春不再,使命仍在肩头。“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为妇女儿童踏实做事的夙愿一天都没有放下,希望能有更多的妇联人从这些故事中找到初心和力量,去开辟新的路径。

接下来,小编就为你展开退休干部卢正珉(73岁)的回忆文章,一起重温她在妇联工作的旧时光。

忆罗琼同志晚年二三事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全国妇联成立70周年,回顾妇联发展离不开老一辈妇联人做出的巨大贡献,她们的宝贵精神财富不会因时代发展而过时,也不会因社会变迁而褪色。我曾有幸为老一辈妇联人——罗琼同志服务相处十多年,她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

罗琼同志1911年出生,1935年参加革命,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长期从事妇女运动和妇女工作的理论研究与宣传倡导。1988年离开领导岗位后,她仍然笔耕不辍,坚持进行妇女理论研究,编著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基础读本和个人专著。我到她身边工作时,她已离开岗位多年,年逾八旬。面对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妇联老前辈、优秀的中国妇女运动和妇女工作领导者,我心中有些忐忑,但很快她的平和质朴、关爱他人、勤奋执着使我深受触动与敬佩。

1979年在新疆牧场调研,右为罗琼同志。

她虽已至暮年,始终关心关注妇女工作、妇联建设全局以及妇女群众,并不因年岁渐长、身体变差而有丝毫懈怠忽视。

澄清关于第一部《婚姻法》

起草问题的有关史实

罗琼同志的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都知道学习与工作是她最大的快乐,但鉴于她年事已高,身体多病,视力更是越来越差,看书写字都非常困难,所以大家劝她不要再做事和写东西了,她答应了。为了保护她的视力,工作人员为她读书、读报,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仍然坚持学习,仍然能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2001年8月2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刊登了一篇《毛泽东指定王明起草婚姻法》的文章。罗琼同志发现文章与史实不符,急迫地交代我尽快与人民日报海外版联系,表明她的态度和说明事实真相。90岁高龄的她不顾八月北京闷热的天气,戴着花镜、举着放大镜查阅当年资料,提笔艰难地起草写给人民日报海外版主编的信。我和她家人担心她眼睛和身体吃不消,纷纷劝她:“您不是答应我们不再做事,不再写文章了吗?怎么又开始写了?如果想写等过些日子天气凉了再写吧。”“作为第一部婚烟法起草小组成员之一(当时只有她仍然健在)、原中央妇委委员、一名老共产党员,我责无旁贷。对党和人民负责,站出来澄清这件事,还历史本来的面目,这是我的责任。”罗琼同志严肃地说。

2001年10月22日,罗琼同志完成了给人民日报海外版主编的信。信中翔实地介绍了我国第一部婚姻法起草和报请党中央讨论,经毛主席签署命令公布,于1950年5月1日起施行的全过程。说明了王明当时是政务院法治委员会主任,他看过此稿,但没有参与起草和讨论,绝不是他起草的第一部婚烟法。

当时的全国妇联书记处向中央文献研究室报告了此事,中央文献研究室很快做出批复,认为罗琼同志意见基本符合历史事实。人民日报海外版于2002年3月22日全文刊登了罗琼同志的信,并澄清了史实。罗琼同志在耄耋之年仍然为党和国家做事,维护了这段历史本来的面貌,这是一位老党员高度的党性观念与政治觉悟。

时刻关注妇联发展与建设

罗琼同志时刻想着为妇联工作尽一份心与力,从未停止对妇女工作的思考与研究,始终热切关注妇联发展与建设。

2003年她和曾任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的王云同志相约去看望阿沛·阿旺晋美同志的夫人。当天早上突降大雨,气温骤降,出于健康考虑,我劝她们改个时间,毕竟她们已经一位92岁、一位87岁了。但罗琼同志告诉我:“这不是一般的拜访,是做统战工作,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像阿沛夫人这样的同志和朋友。”大雨阻挡不了三位老人充满激情的拥抱,阿沛夫人热泪盈眶,一再感谢两位老大姐和全国妇联多年来对她的关怀。阿沛·阿旺晋美同志及在场所有人无不被其间洋溢着的姐妹深情所感动。

2003年罗琼同志(右二)和王云同志(左二)看望阿沛·阿旺晋美同志(中)及其夫人(右一)。左一为卢正珉同志

2003年时任全国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的黄晴宜同志在重阳节前给罗琼同志打去问候电话,她回信表示感谢。回信由她口述,我代笔,信中她提出几点建议:妇联干部要刻苦学习,不但要短时间脱产学习,而且要在工作中经常自学,长期坚持、提高素质;要深入基层,密切联系妇女群众,这是我们的职责;要围绕党的大局,真正解决妇女群众的实际问题;男女平等,不光要看数字,更要看所做的贡献。

她与曾任全国妇联政策研究室主任的侯荻同志自1953年相识,虽然两人年龄相差十余岁,但一起共事多年,往来密切。两人离休后十分关注妇女工作,仍保持书信往来。信中交流深厚情谊的同时,更饱含着对妇联工作、妇女事业的殷切期望和诚恳建议。

得知将要筹建中国妇女博物馆(现为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的消息后,罗琼同志十分激动,在给侯荻同志的信中就建馆的重要意义写道:建好妇女博物馆是件大事,会起到继往开来、博古通今、促进妇女事业发展的作用;开辟了新的宣传阵地,增加了对外宣传的窗口。她还说,要办成、办好这件事关键在领导,办的过程中会有很多困难,但正如主席在延安为《中国妇女》杂志题词中所讲“世无难事、有志竟成”。

为妇联发展鼓与呼,这正是一位老妇联人的情之所系、心之所盼。在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罗琼同志以能为党和国家、妇联做事而感到欣慰,她将毕生精力都奉献给党的事业,为中国妇女的解放、进步与发展倾注全部感情和精力,为中国妇女理论研究和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但她总是谦逊地说“在妇联工作很久,贡献很小”。

注重妇女群众素质的提高

罗琼同志做了一辈子妇女工作,关爱女性成长、关注妇女自身素质提高已经深深植根于她的心中。进入耄耋之年,家人为了照顾她的起居,给她请了保姆。一般人只要求保姆能做好家务就行了,但罗琼同志却认为对她们也要认真教育培养,不能让她们觉得自己只是在做简单的体力劳动。

1985年在广西基层调研,左三为罗琼同志。

有的保姆文化水平低,罗琼同志就一点一点地教她认字。曾有一位保姆小周,刚来时认识不了几个字,罗琼同志不厌其烦地每天教她认字、写字。经过罗琼同志耐心教育,小周终于可以提笔写信了。我记得,小周完成了第一封写给孩子的信时,激动不已。对有一定文化的保姆,罗琼同志要求她们读书看报,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知识,鼓励她们掌握更多本领。罗琼同志还经常给她们讲妇女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道理,帮助她们提高自身素质。就连罗琼同志生病住院时的护工,在她的教育培养下也明白了说话轻、动作轻等接人待物的道理和规矩,会对前来探病的客人说文明用语,知道了有重要客人来访时及时摆好椅子、备好茶水。

罗琼同志对我和她的家人说:“不要轻看保姆,你们的工作、学习成绩里都有她们的辛勤劳动和付出。我们要和她们互帮、互敬、互让,要和谐、平等。保姆不是简单体力劳动者的代名词,是需要具备一定技能的职业者,应该被培养与教育,我们要转变观念,尊重这个职业,培养她们和培养干部一样有意义,都是为社会培养人才。”这就是一位老革命者的社会责任感,也体现出一位资深妇女工作者与时俱进的发展眼光。

在与罗琼同志的朝夕相处中,我无时无刻不受到深深地教育,她崇高的思想境界和伟大的人格魅力永驻我心。她曾嘱咐我:“不要称呼我大姐,叫我同志”。她认为尽管大家分工不同、岗位不同,但没有贵贱之分、上下之别,她赞成群众团体应该是同志关系,不要用过多虚话。我很郑重地向她承诺过:对妇联的同志的称呼,无论对方职务高低,都称呼为“同志”,这一点我至今坚持。我深知自己难以全面、恰如其分地展现罗琼同志崇高的境界、高尚的品格,在此回顾讲述她晚年的几件往事,希望年轻一辈从中感受老一辈妇联人的情怀,传承老一辈妇联人的精神。

(来源:微信公众号离退休微生活   卢正珉口述、陈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