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家风苑>>家风家训

无言的传承 延续伟大母亲的精神遗产

——吕璜家风故事访谈

2019年10月09日 16:35  来源:女性之声

吕璜

吕璜简介:1920年生于四川乐至,1937年3月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从此走上革命道路,1938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延安女子大学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工作。1946年抗战胜利,随大批干部进入东北,先后在松江、吉林两省公安厅任职。1951年7月调至全国妇联,1982年12月,从原妇运室离休。1981年到1984年,担任中纪委特邀检察员,1984年到1987年,在中央原整党办检查组从事审查工作。吕璜17岁参加抗日救亡的进步学生组织,后奔赴延安。1942年与被喻为“东方福尔摩斯”的布鲁结婚。1951年布鲁遭诬陷被捕,吕璜被控制使用,甚至被开除党籍20余年,但她对党的信仰、对事业的追求、对爱情的忠诚矢志不渝。她独撑着不完整的“家”30余年,抚育继子长大成人,直到丈夫终获平反。离休后,她始终牢记党的宗旨,牢记党员身份,积极发挥余热,热心公益,无私奉献2017年3月7日,她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97岁。

伟大的母亲:实事求是,坚持真理

母亲生前说我们家的家风就是8个字:“实事求是,坚持真理”,这也是母亲的精神内核。母亲用一生的实际行动践行了这8个字,用一生坚持了她认为对的、真的、值得坚持的东西,尤其体现在对党的忠诚和对爱情的忠贞上。

在母亲的大好年华,父亲受冤入狱,近30年后,父亲才得已平反。其间,母亲甚至为此被开除党籍,但是母亲始终对党忠心赤胆,对爱情忠贞不渝。因为在磨难面前,她始终记得是党给了她正确的方向,也一直坚信父亲是正确的,是被冤枉的。

母亲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母亲16岁的时候,家里人逼她结婚,幸好有母亲四姐和五姐的帮助,母亲跑了出去,免受了被包办婚姻禁锢的命运。但是母亲跑到成都,去了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后,还并不知道自己今后的出路是什么。当时,母亲的同桌是地下党员,看到了母亲写在日记里的想去峨眉山出家的想法,就给母亲看进步书籍,启发她。当时也正值日本侵占东北,激起全国抗日高潮的时候。在党的教育下,母亲才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觉得应该上前线、杀敌人。也是在党的引导下,母亲才去了延安,才有了之后的母亲。

在爱情上,母亲是不简单的。这一生母亲与父亲相处的时间不到10年,因为“两陈案”,从1951年起,母亲就受到丈夫问题株连,到1980年底正式平反,经历了整整30年。父亲被捕的时候母亲还年轻,又没有孩子,完全可以离婚,但是母亲不离不弃,一生都在为父亲平反而奔走。尽管遭遇了很多不公的待遇,甚至被开除党籍,但是母亲始终坚信父亲是被冤枉的。正是因为母亲这一辈子坚持不懈地上诉、抗争,才迎来了父亲离世多年后的平反。母亲的忠贞、母亲对“父亲没错”的坚信,即对真理的坚信,让我觉得母亲是一位“伟大的女性”。

母亲一生的所作所为都体现着这句话,这正是她的精神内核,对我的一生也影响深远。

母亲丰厚的精神遗产

除了“实事求是,坚持真理”,在做人、做事和教育子女上,母亲还给我留下了其他宝贵的精神遗产。

耳濡目染,承节俭之风

母亲是比较节俭的,像没关灯、水龙头没拧好这些问题她都很注意。1964年以前,她要养她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姥姥,还要养她的大嫂,因为她是吃大嫂的奶长大的。那个时候她一个月挣100多块钱,虽然已经很多了,但养活那么多人不容易,得节俭。

受母亲的影响,我从小也养成了节俭的习惯。

我从小就住校,在学校的时候就比较节俭。穿学校发的衣服、鞋,衣服鞋子破了就补一补。学校每个班都有一个管生活的阿姨帮我们洗衣服补衣服。中学的时候不住校了,在全国妇联的食堂吃饭,母亲每天给我五毛钱饭票。早上一个馒头一碗粥,咸菜不要钱。中午的菜分好几档,叫特菜、甲菜、乙菜、丙菜。特菜比较贵,大概是2毛5分。我一天的伙食是5毛,这一个菜就2毛5。我们得省吃俭用攒出2毛5才能吃一回特菜。印象特别深刻的还有,在困难时期我用罐头盒、尺子和小绳子做了一个简易的秤,每回做饭前都是称一称米再蒸。但是就那么困难的时候还攒下了20多斤全国粮票,后来六姨来的时候,都给了她。

在穿衣上,我到初中三年级才有了一件棉短大衣,之前穿的都是学校发的,记得当时戴着那个绒领特别高兴。这件衣服一直穿到大学毕业、工作,20世纪70年代才把它扔掉,相伴了10多年。

我的大儿子出生后,我们也过了好长一段艰难的日子。他刚生下来就给他请了一个阿姨,连请阿姨带订奶需40多块钱。当时我每个月挣46块钱,妻子挣37块5毛钱,养这个孩子就得花我们一半的收入,还得给我丈母娘寄10块钱,给我父亲寄营养品,母亲的账户钱被冻结了,我们一个月吃饭只有10多块钱。

总的来说,我不愿意浪费,节俭的习惯是在学校形成的。但是,这是受母亲的影响。

潜移默化,续敬业之姿

在我的记忆中,从小到大,母亲都在辛劳地工作,而且总是去最艰苦的地方。农村工作组的下乡、抗美援朝时两次参加赴朝慰问代表团、参与婚姻法的编写、担任全国妇女第一次代表大会到第四次妇女代表大会写作班子的成员,母亲好像一直在忙碌的工作中。母亲之前写的材料有好多存档的,妇运室的人春节来看望我母亲的时候,曾说特别佩服我母亲,说她那些材料写得特别好,现在都给保存着。

母亲还有一次独自完成的充满智慧的破案经历。她在东北当县公安局局长的时候审过一个案子。案件中,有个女教师谎称有人要害她,说纱窗上的洞是别人打黑枪留下的,差点儿把她打死。我母亲看完那个洞以后,掏出枪来照着纱窗开了一枪,就问那个女教师“一样吗”,那女教师一看傻眼了,说是她自己拿笔捅的。母亲就是根据两个洞的不同判断的,用笔捅的洞有毛刺,用枪打的洞很光滑。

母亲的敬业精神也深深地影响着我。

毕业后,由于父亲的原因,我的政审不合格,所以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被分到大工厂,而是被分到了街道小厂,但是我坚持真凭实干,用心钻研,在工作中站稳了脚跟,取得了几十项发明,也为这个行业作出了不错的贡献。比如研制了用于测钢板厚度的“射线测厚仪”,在宝山钢铁厂投入使用。当时的宝钢采用的设备都是国外进口的,他们的测厚仪坏了,使用我们研制出来的,效果很好。这项发明也算填补了一项空白,并且获得了北京民政局的嘉奖。另外,我们厂当时生产的电阻还用在了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上面。还有一件发生在工作时期的事情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就是1975年我成了“开除厂籍的厂先进”,就是说我在当时因为被诬陷“替父亲翻案”而遭开除厂籍关押起来的情况下,还被评为了厂先进。

宽严有序,传家教之宝

因为母亲工作上的忙碌和频繁调动以及自己长时间住校,我的成长中并没有母亲太多一言一语的训诫,她对于我的教养有点“放任”。但是关键时候“母亲的生气”让我懂得了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在之后对自己孩子的教养中也似乎延续了母亲当初的宽严并济,在确保对他们发展有益、他们自己真正爱好的前提下尊重他们对自己道路的选择。

1.母亲对我“放任”又“严谨”的教养

母亲对我管得很少。印象中,她就是下乡、下乡,我就是住校、住校。她也不看考分,其他的也管得少,因为我从不招事不惹事,特别独立,特别自由。总的来说,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母亲对我的教养是很宽松自由的。母亲管我是我考高中的时候。我一开始不懂,不知道中学什么样子,就到这个学校看一看,那个学校看一看,最后因为二十六中有好多篮球场和排球场,我就把二十六中填成了第一志愿。发榜的时候,母亲急了,问道:“你怎么跑那么远去上学去?”去找校长协商未果,最后只能作罢。

但是在有些原则性问题上,母亲是非常严厉的。

1958年、1959年我上半工半读的新型学校时,捅了一次娄子。那时我在学校住校,晚上回来准备东西,第二天要到乡下去。早上骑车去的路上想起忘带日记本了,就赶紧骑车回家拿,结果闯了红灯,撞到了一个孕妇。她是夜校老师,刚讲完课,正好过马路。我当时急着走,就把学生证给她,对她说有什么事就到全国妇联找我妈。我也跟我哥说了告诉母亲这件事,结果他忘了。人家找到母亲时,母亲又生气又着急,正赶上那年闰八月的十五,就拎着点心看望她,我没敢进病房,是母亲进去的。后来,孩子平安降生了。我跟母亲解释说我不是故意的,这事儿就过去了。我理解,母亲特别不愿意家人做出丢脸的事情。这是母亲的原则。

2.我用“随性”与“尊重”引导孩子的人生路

在我的两个儿子成长的年代,有各种体育班、画画班、钢琴班,但是我什么班都没有给孩子报,孩子也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儿子特别喜欢体育,经常练倒立,不让练他会不乐意。儿子无师自通学会刻章,还刻得特别好。这次收拾家,看到他的章还觉得很有特色。

大儿子考大学,分数不够本科线,读的是大专,学了两年计算机。后来他自己去深圳找工作,在那里也没有安定下来,最后去了澳大利亚。现在在澳大利亚一家酸奶厂工作,在厂里钻研技术,配方之类的东西他都掌握着,老板什么时候不来,就叫他管着。现在他还想回中国搞合资。总之,大儿子一家人在澳大利亚发展得很好。

尽管没有在读书这条路上走,但是对儿子一路上自己的选择我是认可的。我觉得上大学就是找一个自我学习的方法。想要学什么就要把它学透了,掌握学习方法。遇到问题应该去找原因,找找那么多环节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一点一点最后终能找到,总之要掌握这个方法。还要自己学习、自己动脑子琢磨遇到的问题。以前我工作的时候脑子里想出好多主意,就会赶紧上班,操作,去实现它。

我不赞同“输在起跑线上”这一套的教育理念,不想把孩子弄得那么累。我们这一家人是比较随性自由的,不是非要教导孩子这样或那样。我母亲和我老伴儿都是这样,虽然都很要强,求上进,但是不愿意受太多拘束和限制。我的两个孙子也随我的个性,比较随性自由。

母亲记忆中儿孙的温情回馈

母亲记忆里有许多温馨场面、温馨故事,正是这些点点滴滴的温情充盈着母亲心中有关儿孙、有关家庭的记忆。

儿子送雨具

以前,母亲工作的地方在家附近。有时候我下学早,赶上母亲5点下班,如果下雨了我就拿着雨靴雨衣送到母亲单位。别的阿姨就会说“这孩子多懂事”这些话。母亲这个时候应该是无比的幸福。

小孙子收被子

有一年夏天,母亲正上着班,突然下雨了。她就想赶紧回去,因为家里还晾着被子,想着被子湿了晚上就不能盖了!刚走到小院里,就看到我儿子正在拽被子,那时候我儿子很小,才4岁。这件事母亲一直记着。

推来让去的年糕

还有一件母亲印象特别深的事情,就是有一回买了一块年糕,母亲说给我吃,为我留着,我舍不得吃又给她。我们推来推去都想给对方吃。

公园家庭聚餐

我们家有过一次家庭聚餐。那时候我大儿子已经工作了,他借了单位一辆大面包车,可以坐七八个人。我、母亲、我岳母,还有我爱人、我大儿子、小儿子和大儿媳妇,一大家人都在,那时候母亲和丈母娘都坐轮椅。我们在公园草地上铺着塑料布,大家一块坐着吃东西。这次聚餐母亲记忆特别深,一直想着全家人什么时候能再聚一回,可是因为母亲年纪越来越大,孙子也常常不在身边,始终没有再去。

访谈员后记

在访谈过程中,卢山讲了很多他父亲也就是吕璜丈夫的事迹,言语中听得出他的自豪。通过梳理这些故事,深深体会到家风“无言的传承”。吕璜一生辛苦繁忙,没有给儿子多少言辞上的教导,但是她为人处世的风格深深地影响着后辈。卢山教导自己的孩子也没有固定呆板的训诫,他认可自由、独立、尊重,一如母亲当年对他的教诲。他们家是2015年“全国五好文明家庭”、中直机关“最美家庭”和2016年全国“最美家庭”,我不由得再次感叹这个家庭的不平凡。

访谈时间:2017年4月26日15:48—18:12

访谈地点:吕璜家中

受访者:卢山(吕璜继子)

访谈员:姚丽(中华女子学院女性学系2014级本科生)

来源:《回望· 聆听 全国妇联离退休干部口述家风故事》

中国妇女出版社出版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
条评论 |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表情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